新闻资讯
组织机构
社会视窗
图物纵览
羌乡旅游
民族学术
人物专栏
影视
音乐
在线学习
特产展示
工艺展示
文化荟萃
子站
其他
  • 网站专题
  • 友情链接
  • 热门标签
  • 我要投稿
  • 简繁转换

您的位置:主页 > 民族学术 > 羌学研究 > 历史 >

汉代羌人

2013-01-02 15:29 | 来源:新华网甘肃频道  | 作者:汪仲翰 
点击:204次 共有 0条评论免责声明
公元前206年西汉王朝建立,羌人经过先秦一段很长时间的迁徙分化,进入中原的基本上与华夏族融合,但仍保留着自己的特点,被称为羌人的主要集中在河湟、塔里木盆地以南至葱岭西域地区、陇南至川西北一带。
 
    公元前206年西汉王朝建立,羌人经过先秦一段很长时间的迁徙分化,进入中原的基本上与华夏族融合,但仍保留着自己的特点,被称为羌人的主要集中在河湟、塔里木盆地以南至葱岭西域地区、陇南至川西北一带。

一、河湟羌及其与西汉的关系
    
    汉代称以河湟为中心的诸羌为西羌。青海河湟地区系羌族发源地之一。部落繁杂,人口众多。史称“自爰剑后,子孙支分凡百五十种。其九种在赐支河首以西,及在蜀、汉徼北,前史不载口数。唯参狼在武都,胜兵数千人。其五十二种衰少,不能自立,分散为附落,或绝灭无后,或引而远去。其八十九种、唯钟最强,胜兵十余万。其余大者万余人,小者数千人,更相钞盗,盛衰无常,无虑顺帝时胜兵合可二十万人。”除爰剑支系以外,尚有20余种。至西汉末东汉初,有的向甘肃、陕西西南迁徒。其中居住在陇西(治今甘肃省临洮县)、金城(治今甘肃省永清县西北惶水南岸)二郡及其塞外的,有先零、烧当、勒姐、当煎、当阗、封养、累姐、彡姐、卑湳、狐奴、乌吾、钟存、巩唐、且冻、傅难等部落。在上郡(治今陕西省榆林县东南)的,有全无、沈氐、牢姐诸部落。在西河郡(治今内蒙古自治区东胜县境,东汉移治今山西省离石县)的有虔人、卑湳部落。徙置安定郡(西仅治今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县,东汉移治今甘肃省镇原县东南)的,有烧何部落。还有西起青海湖,东及今甘肃省临夏县的羌和罕羌(羌)等。不过,这些部落往往与其它民族错居杂处,呈大分散小聚居状态,其中有一地先后有不同部落而居者,亦有一部落 而分数处而居者。汉代河湟羌等仍以牧为主,处于原始社会向阶级社会过渡阶段。
    
    西羌所居区域,属于西汉统辖范围,其与西汉 王朝的关系和战无常。西汉初,匈奴强大,冒顿单于曾“破东胡,走月氏,威震百蛮,臣服诸羌”。当时汉王朝初建,无力对匈奴实行反击。匈奴为切断汉朝通向西 域的道路,并从东西夹击关中,力图南下连结羌人酋豪。而汉王朝则将隔绝匈奴与羌之联系,作为一项重要的防御措施。汉景帝(前156—前141)时,居住在 惶水流域的羌人研种留何等不堪匈奴贵族的奴役,“率种人求守陇西塞,于是徙留何等于狄道、安故,至临洮、氐道、羌道县”。即在今甘肃省南部的岷县、临洮一 带与汉人杂居。
    
    公元前121年(汉武帝元狩二年),汉大将霍去病出兵居延(今内蒙古自治区额济纳旗),向北深入2000 里,迫使匈奴浑邪王投降。为了保证西域通道及“隔绝羌胡,使南北不得交关”,先后在河西设立敦煌、酒泉、张掖、武威四郡。与此同时,筑令居塞(今甘肃省永登县西北);并向湟水流域进军,于今西宁市建立特别军事机构西平亭,西平以西设临羌县(今青海省湟源县东南)、破羌县(今乐都县东南)。将这些地区正式纳 入汉朝统治范围之内,有利于河西、河湟的开发。
    
    不过,汉、匈对青海及河西走廊的争夺仍在继续。匈奴贵族和羌人酋豪不时通谋,联合反对汉朝。前112年(汉元鼎立年),青海地区先零羌与封养、牢姐羌等解仇结盟,合兵10余万,进攻今居、安故(今甘肃省临洮县南),并围枹罕(今临夏市)。而匈奴与之配合则派大军“入五原,杀太守”,声势大张。汉武帝刘彻遣将军李息、郎中令徐自为率军10万讨伐,羌人大部分降汉。为了加强对羌 族的控制,汉武帝一方面对其酋豪封授侯王,如先零羌杨玉被封为归义侯等;另一方面,于前111年(汉元鼎六年)“始置护羌校尉,持节统领”。部分羌人在战 乱中“去湟中,依西海、盐池左右”,“河西地空”,汉朝开始大规模移汉民前往屯田,以隔绝羌胡。前81年(汉昭帝始元六年),从陇西郡中分出金城郡,汉宣帝刘询时,又增设允街、河关县。并设属国都尉,“主蛮夷降者”,统辖归附羌人。在边郡县设有障塞尉,主防羌胡犯塞,有的兼管降羌的塞上屯田,另外设有督邮、诏假司马、将侯行事等官职。
    
    上述措施,并未能阻止匈奴贵族与羌人酋豪私相往来,再加上有些汉官对西羌任意欺压,汉羌矛盾很尖锐。先零等羌酋佯言“愿得度湟水,逐人所不田处以为畜牧”,乃渡湟水、“郡县不能禁”。前62年(汉元康三年),“先零乃与诸羌大并盟誓,将欲寇 边”。而汉朝派光禄大夫义渠安国“行视诸羌,分别善恶”时,又恃强大肆屠杀,“召先零羌诸豪三十余人,以尤桀黠,皆斩之。纵兵击其种人,斩首千余级”。激起羌人怨愤,不仅先零、罕、等部纷纷起兵,连原降汉的杨玉等部也继踵响应,集众5万人,北上攻金城。汉宣帝调关中和陇右各地兵6万,由后将军赵充国率之前往镇压。
    
    前61年(汉神爵元年),赵充国至金城,一方面力攻其为首而又势强之先零羌,并驱之至青海湖附近,“卤(虏) 马、牛、羊十万余头,车四千余辆”;另一方面对罕、羌采用争取瓦解政策,并宣布:“大兵诛有罪者,明白自别,毋取灭亡……犯法者能相捕斩,除罪。斩大豪有 罪者一人,赐钱四十万,中豪十五万,下豪二万,大男三千,女子及老小千钱,又以其所捕妻子财物尽与之。”这样就瓦解了其联盟。5个月内,结束战争,汉兵渡过黄河、湟水,而先零羌受重创。据赵充国奏:“羌本可五万人军,凡斩首七千六百级,降者三万一千二百人,溺河湟、饥饿死者五千人,定计遗脱与煎巩、黄羝俱 亡者不过四千人。”或不免虚报夸大其词,而羌人损失很大是肯定的。
   
    赵充国为了稳定西羌的局势,提出罢兵屯田的主张,经汉朝大臣反复争论,卒得实行,吏载“内有亡费之利,外有守御之备”,然仅一年市罢。汉朝对归降之羌族豪酋采取羁縻政策,封若零、弟泽为“帅众王”,离留、且种、阳雕为“侯”,儿库、良儿、靡忘为“君”,并置金城属国以处降羌,受属国都尉监督。
    
    汉元帝刘奭时(前48—前33年在位),又向彡姐羌用兵。前42年(永光二年)秋,陇西乡姐羌等7种羌3万众举兵反。汉右将军冯奉世率12000名以屯田为名前往弹压,为羌人所败。汉再 发三辅、河东、弘农越骑等及别种羌呼速絫、嗕种共6万之众击彡姐羌等败之。西羌屡挫,汉王朝乘机派军驻守。史称“自彡姐羌降之后数十年,西夷宾服,边塞无事”。
    
    西汉末,王莽为了粉饰太平,于公元41年(汉平帝元始四年),派中郎将平宪等待重金诱当时游牧在西海(青海湖)一 带的卑禾羌首领良愿将本部12000人西迁,“居险阻处为藩蔽”,而“献”出鲜水海(即青海湖)及允谷盐池“平地美草”之地。王莽遂置西海郡,辖修远、监 羌、兴武、罕虏、顺砾五县,郡治为龙耆城(一作龙夷城,今青海省海晏县),“犯者徙之西海,徙者以千万数”。当时西海郡成为王莽政权流放犯人的场所。两年后,西羌庞治怡、傅幡反攻西海郡,欲夺回故土,被王莽遣护羌校尉窦况所镇压。

二、东汉时羌人反抗民族压迫的斗争

    东汉对羌人,一方面实行镇压政策,另一方面强迫迁徙,以分散其力量。如公元35年(东汉建武十一年),陇西太守马援将游牧于大榆谷(今青海省贵德县东黄河南岸一带)的先零羌徙至天水、陇西、扶风三郡。58年(东汉永平元年),强迫迁移烧当羌“七千口置三辅”。101年(永元十三年),护羌校尉周鲔及金城太守 侯霸又将塞外降羌6000余口强迁至汉阳、安定、陇西诸郡。因此,羌人至东汉安、顺二帝时,已出现了西羌与东羌的区分。西羌是泛指居于陇西、金城塞外的羌 人,亦称塞外羌。胡三省在解释东西羌时说:“羌居安定、北地、上郡、西河者,谓之西羌。”实则西羌仍是原来的西羌,而东羌系指被内徙的羌人。据马长寿考证,东羌应分为二:一部分是西汉时随匈奴而来的“羌胡”之羌;又一部分是东汉时从金城、陇西迁入的西羌,三辅(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合称,相当今陕西省关中地区)之羌绝大多数来自西羌。
    
    汉朝对边郡羌民设官置尉进行管辖,而汉兵的戍边屯田又往往侵夺羌民的耕田和牧场,稍有不服,则出兵镇压和掠夺。内迁的羌人,“与华人杂处,族类藩息”,受到东汉官吏及地方豪强的奴役,苦不堪言,因而奋起反抗。东汉初,司徒掾班彪论述凉州郡县侵凌降羌,导致降羌反抗事件时就提及:“羌胡被发左衽,而与汉人杂处,习俗既异,言语不通,数为小吏黠人所见侵夺,穷恚无聊,故致反叛。”其中大部分羌族“或倥偬于豪右之手,或屈折于奴仆之勤。塞候时清,则愤怒而思祸;桴革暂动,则属鞬以鸟惊”。是汉族豪强以羌民为部曲或兵丁,驱使其耕牧及打仗;同时,边塞将吏的残酪剥削和压迫,使羌民不断爆发起义。东汉时,东西羌及白马羌的起义前后达50多次,其中大规模的有5次。
    
    第一次为77年(建初二年)至101年(永元十三年),由于汉代统治阶级不断侵夺河湟地区的西羌耕地和牧场,将其赶入贫瘠苦寒的山野;还无故逮捕羌族首领, 随意掠夺羌妇女为妻妾,因此,河湟地区以烧当羌为首,联合封养、烧何、当煎、当阗、卑湳等,并与湟中月氏胡、张掖卢水胡联合掀起了长达70余年的羌民大起义。
    
    第二次为107年(安帝永初元年)至118年(建光元年),延续12年,东汉王朝集兵50余万,耗资240亿。水初元年,东汉王朝遣骑都尉王弘强征金城、陇西、汉阳3郡数千骑兵出征西域。途远羌人愁怨,至酒泉,多逃散,各郡发兵截之,毁其庐舍。各地羌民和戍兵集中在张掖郡日勒县(今甘肃省永昌县西),揭竿而起,攻亭堠,杀官吏,展开以北地、安定、陇西为中心的起义。“群羌奔骇,互相扇动,二州(并、凉)之戎,一时俱发,覆没将守,屠破城邑”。东汉王朝即调5万兵会于汉阳,分路出击,滥行屠杀。而羌民“归附既久,无复器甲”,乃,“或持竹竿木枝以代戈矛,或负板案以为楯,或执铜镜以象兵,郡县畏懦不能制”,终于击败东汉5万之兵。先零羌的酋豪滇零,趁机于北地(今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县西南)建立政权。众羌推滇零为“天子”,封官授印,以下奚城(今宁夏灵武县东南)为都城。招集武都郡的参狼羌和上郡、西河的羌胡共同作战,并联合以杜琦为首的汉族农民起义,攻取上邦城。势盛时,北据安定、北地、上郡、西河等郡;东至河东、上党、河内;西有陇西、汉阳二郡及金城郡东部;南抵汉中郡西南。此次起义长达12年,建立了羌人第一个政权,给东汉王朝以很大打击。
    
    第三次为公元140年(东汉顺帝永和五年)至145年(永嘉元年),金城、陇西的且冻、傅难诸郡羌与安定、北地两郡的罕羌、烧何羌联合反对汉朝官僚贪污暴行的斗争。历时6年,东汉王朝集兵10万,耗资80亿。千139年(永和四年)以虐刻横暴 著称的耒机为并州刺史,刘秉为凉州刺史,“到州之日,多所扰发”,激起羌人再度起义。次年,“且冻、傅难种羌等遂反叛,攻金城,与西塞及湟中杂种羌胡大寇 三辅,杀害长吏”。东汉派马贤为征西将军,率10万兵屯汉阳,并于扶风、汉阳,陇道筑坞壁300所,分别镇压起义军。羌人采取避实就虚,迂回包抄的策略,并于141年(六年)春,激战于射姑山,大败汉兵。继而,北地、安定之东羌与金城、陇西之西羌会师,分三路出击:东路由巩唐羌先攻陇西,旋攻三辅,毁汉皇室陵墓;北路罕羌攻北地,败北边太守贾福和武威太守赵冲所领官军;西北路军由众羌的八九千骑组成,攻武威郡;三路挺进,震撼凉州和三辅。东汉采取瓦解利诱、各个击破的政策,迫使罕羌邑落5000余户归降,旋歼据守于参(今甘肃省庆阳县西北)北界烧何羌3000余落,其它各部落万余户羌民义军亦相继归降。 144年(建康元年)春,虽发生令居护羌校尉营内从事官马玄参加羌民起义,“将羌众亡出塞”的事件,但很快被代理护羌校尉卫瑶等追击,“斩首八百余级,得牛马羊二十余万头”。至145年(永嘉元年),又有离湳、狐奴等5万多户羌人投降,使这次起义最终瓦解。
    
    第四次为159年(延熹二年)至169年(建宁二年),陇西烧当等8种羌、安定先零羌、上郡沈氐、牢姐等羌先后在并、凉及三辅展开反暴政斗争。历时11年,耗资44亿。159年(延熹二年),东汉以残酪镇压山东农民起义而著称的段熲为护羌校尉,东西羌起而反抗,合力攻并州、凉州及三辅,官军每战辄败,段熲几丧命,被免护 羌校尉之职,另派庸弱无能的胡闵充当校尉,羌族起义规模更扩大。东汉又派皇甫规为中郎将,持节监关西兵。皇甫规从历次羌人起义的原因分析中窥知:“羌戎溃 叛,不由承平,皆由边将失于绥御。乘常守安,则加侵暴,苟竞小利,则致大害”,“酋豪泣血,惊惧生变”。上任后,奏斩“受取狼籍”、“多杀降羌”、“不遵法度”的官吏,以收民心。“先零诸种羌慕规威信,相劝降者十余万”。但皇甫规竟以“货赂群羌”罪名被贬。
    
    163年(东汉延嘉六年),重命段熲为护羌校尉。段熲更加凶恶地推行屠杀政策。次年春,封缪、良多、滇那等羌酋豪355人被迫率3000落降。165年(八年),段熲又出击勒姐、当煎羌。
    
    168 年(建宁元年))段熲在泾阳(今甘肃省平凉县西北)击败东羌,羌人撤入汉阳山中。次年,汉兵进入穷山深谷,屠杀近2万人,招降4000人,被分别安置于安定、汉阳、陇西3郡,东羌起义斗争以失败告终。5年间,段熲等“凡百八十战,斩三万八千六百余级,获牛、马、羊、骡、驴、骆驼四十二万七千百余头”。
    
    第五次为184年(中平元年)至189年(六年)以金城“义从羌”、陇西先零羌为主爆发的起义。
    
    184年(汉灵帝中平元年)冬,继关中黄巾起义之后,金城、陇西、汉阳三郡发生了北地降羌先零羌、湟中义从胡、凉州义从羌以及少数汉人官吏参加的联合起义,众10余万,攻下不少郡县,前锋曾抵达三辅的西部。最后由于羌人起义军内部分裂和有些将领降汉而使斗争受到挫折终于失败。

    羌人起义斗争前后延续 10O余年,虽然由于没有明确的政治目标,组织比较松散,力量对比悬殊等原因,被东汉王朝残酪地镇压下去,但对推翻腐朽统治的东汉王朝,起了促进作用,迫使其“驰骋东西,奔救首尾,摇动数州之境,日耗千金之资”。仅第二、三、四次耗资即达360余亿,无怪乎范晔于《后汉书》中惊呼:“惜哉!‘寇敌’略定矣,而汉祚亦衰焉”。

三、西域、西南等地诸羌

    汉代羌族分布很广,除东西羌外,在今新疆、西藏、内蒙三个自治区和四川省等地,亦居住着不少羌人部落。
    
    1、西域诸羌
    
    在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塔里木盆地以南至葱岭一带,居住着婼羌等部落,属西域都护府管辖。《魏略·西戎传》提及:“敦煌、西域之南山中,从婼羌酋至葱岭数千里,有月氏余种葱茈羌、白马、黄牛羌,各有酋豪,北与诸国接,不知其道里广狭。”(按婼、婼羌或若羌,既是地名又为部落名)婼羌为羌人的重要组成部分,《汉书·西域传》载:“出阳关,自近者始,曰婼羌,婼羌国王号去胡来王。去阳关千八里,去长安六千三百里。辟在西南,不当孔道。户四百五十,口千七百五十,胜兵者五百人。”其领地当处于小宛、且末之东,渠勒之西,戎卢、于阗、难兜之南,包括昆仑山北麓至葱岭以西狭长地带,东西延袤2000里以上。《西域传》所云户口数可能仅就首府而言,而非全部婼羌。其以游牧为主,“随畜逐水草,不用佃作”,粮食恃鄯善、且末等地供给。有铁矿,能自作兵器弓、矛、服刀、剑、甲等。
    
    在汉通西域以前,婼羌受匈奴贵族奴役,成为他的右臂,常被利用作为向西域进攻或与甘青羌人酋豪联络的桥头堡。 婼羌也是汉朝通向天山南麓的必经之道。汉武帝刘彻时,“西伐大宛,并三十六国,结乌孙,起敦煌、酒泉、张掖,以隔婼羌,裂匈奴之右肩”。婼羌首领因脱离匈 奴而归汉,被封为“去胡来王”。由婼羌人组成的婼兵曾随冯奉世等镇压过甘青地区罕羌。至汉平帝刘衍时,婼羌王唐兜因屡受毗邻赤水羌欺凌,向西域都护但钦告急,未及援,唐兜怨之,携妻子及属下千余人亡降匈奴。匈奴执以付汉使。王莽好大喜功,当西域诸国王之面,斩唐兜首,使汉与西域婼羌等关系恶化。
    
    除婼羌外,在葱岭以东、于阗南山以西,还有西夜、蒲利、依赖、无雷等国,“其种类羌氐行国,随畜逐水草往来”,很可能为诺羌别种。东汉时,西域仍有不少羌人,现今尚有遗存于拜城县的。东汉桓帝刘志于永寿四年(公元150年)所立的《汉龟兹左将军刘平国作亭颂》石刻上就记有:“龟兹左将军,以七月二十六日发家,从秦人孟伯山、狄虎贲、赵当卑、夏羌、石当卑、 程阿羌等六人共作列亭”。其中夏羌、程阿羌应是羌人。
    
    罗布泊周围,西汉时的楼兰国内,亦有羌人部落。据《水经注·河水篇》载:“河水又东注于泑泽,即经所谓蒲昌海也。水积鄯善之东北,龙城之西南,故姜濑之虚,胡之大国, 蒲昌海溢,荡覆其国。城基尚存而至大,晨发西门,暮达东门”。据前所述,姜、羌往往通用,“姜濑之虚”,即姜人或羌人在水边残留之遗址。《凉州异物志》 称:“姜赖之虚,今称龙城”,由于姜赖王恒溪无道,触怒上帝,遂溢蒲昌海水荡覆其国。虽属神话,说明罗布泊周围当时仍留有羌人足迹是毋庸置疑的。清末,英国人斯但因在罗布泊一带发现一姜女书简,有云:“姜女白,取别之后,便尔西迈,相见无缘,书问疏简;每念兹对,不舍心怀,情用劳结。仓卒致消息,不能别有书裁,因数字值给(信)复表。马羌”。大约写于三国至前凉时,末署马羌,似与白马羌有联系。此书简不论是出于羌女之手或为汉人代笔,均说明这一带确有羌人居住,并反映了天山南路诸羌与汉人的经济文化交流是相当密切的。
    
    此外,在汉代龟兹国都城(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库车县)不远的沙雅县干什格提遗址内出土一枚“汉归义羌长”印,铜质,篆文,卧羊纽。为汉王朝赐给一羌人酋长的印信无疑,可以看出在塔里木盆地北沿亦有羌人部落活动的足迹。
    
    2、西藏诸羌
    
    爰剑孙印因秦献公师隰灭狄戎,畏其胁迫,“将其种人附落而南,出赐支河曲西数千里”。其中一支即是发羌、唐牦。赐支河曲系今青海省东南部黄河曲流处,其西 数千里应属于西藏与新疆两自治区交界之处。发羌人是否与后来藏人有渊源关系,目前尚无定论。《新唐书·吐蕃传》曾提及:“吐蕃本西羌属,盖有百五十种,散处河、湟、江、岷间;有发羌、唐牦等,然未始与中国通”。唐牦似是牦牛羌的一支。也许西迁的羌和西藏地区原有的居民已相融合,构成为藏族的先民之一。故在信仰等方面,尚有羌人之风,族源传说亦有雷同之处,并有羌塘(一说意为“羌人居住的高原”)之地名等等。有人认为“发羌为吐蕃的祖源之说,绝不可信”。
    
    3、古居延海羌人
    
    汉代在今甘肃省西北及与其相毗邻的内蒙古自治区西部额济纳旗北境古居延海一带亦分布有不少羌人。
    
    《汉书·地理志》载:“张掖郡觻得……羌谷水出羌中,东北至居延入海,边郡二,行二千一百里。”羌谷水即弱水,上游为今甘肃省的山丹河,下游即山丹河与甘州河合流后的黑河,入内蒙古自治区称额济纳河,水出酒泉县祁连山下,即“羌中”,可见酒泉县祁连山一带居住着不少羌人。另外今玉门市南亦有羌人居住。
    
    在古居延海(清以后分为东海、西海)一带,曾发现西汉宣帝神爵年间(公元前61—前58)为优抚被羌人杀死的边塞官兵所书的木简,简文明云:“各持下吏,为 羌人所杀者,赐葬钱三万,其印绂吏五万……”居延海一带水草丰美,系蒙古高原通往河西与西域必经之道,故既是匈奴联络蜡羌与河湟羌共同袭击汉朝的重要据点,又是汉朝出击匈奴的前沿阵地。此地区的羌人也许在宣帝元康年间(前65—前61),曾配合先零羌起兵,与汉朝军队发生冲突,造成汉军的伤亡。可见,居延海一带羌人虽受匈奴控制,但仍保持有自己一定的战斗力。
    
    4、西南诸羌
    
    汉代,在西南地区尚活跃着牦牛羌、白马羌、参狼羌、青衣羌及其繁衍的分支。
    
    牦牛羌,以畜养良种牦而著称,初大都分布在沈黎郡,并有牦牛县(今四川省汉源县东北)。后沈黎郡并入蜀郡,置蜀郡西部都尉,并设有都尉二人,一居牦牛县主徼外羌,一居青衣县主汉人。后羌人继续南下至雅砻江下游。公元前111年(汉武帝元鼎六年),在安宁河流域及雅砻江下游置越嶲郡,故又称牦牛羌为越嶲羌。公元117年(东汉安帝元初四年)十二月,越嶲羌封离等以“郡县赋敛烦数”、“长吏奸猾”,掀起了大规模的反抗斗争。史称“永昌、益州、蜀郡皆叛应封离,众至十余万,破坏二十余县,杀长吏”。反抗斗争坚持近2年,打击了东汉在西南的驻防力量,迫使东汉将“侵犯蛮夷”的奸吏90人,“皆减死论”;同时有力地支 持了西北羌人的大起义。在牦牛羌地区尚有筰人,《后汉书·大宛传·正义》认为“筰,白狗羌也”,似与居住在岷江上游汶山郡的白狗羌有关。
    
    在牦牛羌以西,今甘孜藏族自治州东南部,有白狼、槃木、唐菆等部落共百余个。《后汉书·西南夷传》称:“自汶山以西,前世所不至,正朔所未加。白狼、槃木、唐菆等百余国,户百三十余万,口六百万以上,举种奉贡、称为臣仆”。或认为白狼、槃木、唐菆等亦为羌人部落。永平(公元58—75年)年间,白狼王唐菆向汉王朝入贡,献白狼歌三章:《远夷乐德歌》、《远夷慕德歌》、《远夷怀德歌》。歌词不一定为白狼王所作,但仍反映了羌民对汉朝和汉文化向慕和友好之情,并显示羌人的汉文化程度已有一定水平。
    
    白马羌主要分布在今四川省茂县、汶川县一带,由于在广汉属国西徼之外(一说在蜀郡的汶江道或汶山郡之内),故又被称为“广汉羌”或“广汉徼外白马羌”、“白马种广汉羌”。甘肃省武都地区亦有白马羌活动的记载,或认为白马羌实为参狼种武都羌。
    
    参狼羌主要分布在今甘肃省南部武都地区,尤其是白龙江一带。白龙江古称羌水,以其上源有参狼谷而得名,陇西地区亦有其种。史称“参狼羌在武都胜兵数千人”, 人口必有数万。因在武都,又称“武都羌”或“参狼种武都羌”。由于与自马羌分布交错,关系密切,故有称之为“广汉塞外参狼种羌”或“武都塞上白马羌”的。
    
    青衣羌人主要分布在今四川省西部雅安地区,因青衣水而得名。《水经注·青衣水》载:“青衣水出青衣县西蒙山。”注云:“县故青衣羌国也。”青衣江亦名羌江,此江上游居住着不少青衣羌人。早在西汉吕后(雉)时就“城焚道,开青衣”,设立地方行政建制,青衣县治所在今四川省名山县北。《水经注·青衣水》注称:公孙述之有蜀也,青衣不服,世祖嘉之,建武十九年(公元43)以为郡。安帝延光元年(122),置蜀郡属国都尉,青衣王子心慕汉制,上求内附。”

    西南地区的羌人部落甚多,分布很广,并往往与其它民族交错杂居。由于与汉族经济文化交流的加强及其它种种原因,“内附”日益增强。如“建武十三年(公元37年),广汉塞外白马羌楼登等率种人五千余户内属,光武封楼登为归义君长”)。公元94年(和帝永元六年),蜀郡徽外大牂夷种羌豪造头等率种人50余万口内属。100年(十二年),牦牛徼外白狼、楼薄蛮夷王唐缯等率种人17万口内属等等,东汉时其首领皆被封以邑君长、归义君长等。羌人与内地的交往亦日趋频繁。


责任编辑:热麦卓什蕃
数据统计中!!

投票

鍙嬭崘浜戞帹鑽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我要投稿 | 招纳贤士 | 网站公告|

Copyright 2012-2014 Cnqiangzu.Com Inc 中国羌族网 联系电话:0837-7425660 尔玛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3023181号

免责声明:本网站属公益性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机构所有,如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