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组织机构
社会视窗
图物纵览
羌乡旅游
民族学术
人物专栏
影视
音乐
在线学习
特产展示
工艺展示
文化荟萃
子站
其他
  • 网站专题
  • 友情链接
  • 热门标签
  • 我要投稿
  • 简繁转换

您的位置:主页 > 文化荟萃 > 历史 >

概说西戎·蜀山氏·蚕丛氏·羌族

2013-01-14 15:46 | 来源:网博客易  | 作者:傅天文 
点击:216次 共有 0条评论免责声明 打印|字号:
自古以来我国对“戎”地文化便有丰富的历史记载。由于理环境与气候条件限制了生物及人类先民的生存、生产、生活。为寻求更适宜于生存、发展、壮大,人类先民便向易获食物之地迁徙,古西部先民也概莫能外。先民向着文明大道前进。
    
  自古以来我国对“戎”地文化便有丰富的历史记载。由于理环境与气候条件限制了生物及人类先民的生存、生产、生活。为寻求更适宜于生存、发展、壮大,人类先民便向易获食物之地迁徙,古西部先民也概莫能外。先民向着文明大道前进。《魏·晋·杂胡考》道:“戎(羌)从巴颜喀拉山脉两侧的大森林进入松潘草地时占有哈姜盐海,继而进入陇西高原,发现了察卡盐海,于是戎(羌)兴,压倒了亚洲各地民族,造就西羌文化。”众多史籍和出土文物证明羌族是华夏族的重要部分,是活跃在我国历史舞台上的先民,他们是最早入牧、且创农耕,以养羊业称著与世的民族。《史记·五帝本纪》载:周人方将四周主要部族划分为:东夷、西戎(羌)、南蛮、北狄四大族群。实质上任何一个族群的历史都要比本民族的传说要远久得多。据我国典籍记载,只是族群发展漫长过程的概略。史前西北的先民,周人称:“戎、西部,坤地牧羊人也。”古陆地板块的漂移,亚洲南部次大陆板块与北部撞击而隆起形的青藏高原除南极洲外地势最高的山脉,大致以帕米尔高原为中心,向四周伸出一系列高大山脉。最高莫过于喜马拉雅山脉,在各大高大山脉之间形成许多面积广大的高原和盆地;高原气候恶劣,迫使由猿转化为人类的西部先民们,为生存计朝地势较低,气候温暖、密林覆盖、河谷、湖泊,鱼类丰富,兽类繁多,易于采食处迁徙。因上述物质给戎族提供了可资生衍的物质条件。密林、岩穴为戎族先民提供了躲避暴风雪、严寒、酷暑肆意虐夺人畜生命的威胁。《礼记·礼运》曰:“昔者先王未有宫室,冬则营窟、夏则居橧,未有火化,食草木之实,鸟兽之肉,饮其血,茹其毛,未有麻绣,衣其羽皮”描绘了上古先民们的生活状态。族群的繁衍,狩猎、捕鱼、不足供族人生活之需,高原气候酷寒,可供食用的动植物满足不了先民的需求。于是先民们将捕得的小动物加以驯养,终将适应性强,繁殖快的羊,《易·说卦》:“西为兑、为悦、为羊、大为羊。”《说文解字》:“羊祥也,从象形字有羊头、角、尾之形。”孔子曰:“牛羊之。字以形举也。”《说文解字》:“羌,西戎牧羊人也。”故尔羊丰富了西部先民的衣食。《山海经》:“华西崇吾之山到翼望之间,千里地域中,戎人以羊为吉祥、富贵、美好的象征。其神皆羊首人身,其影响远播。”民俗中处处留痕。就字、语言而论,早在三千多年前羊在甲骨文就有羊字的出现。自西周始,人们互至问候曰:“无恙”。羊在心之上,足见羊之珍贵神圣。以羊为祥瑞,以羊口为善,以鱼羊为鲜美,总之羊代表着富贵、吉祥、美好,以羊为象形文字流传至今,戎人豢养的羊作出了较大的贡献,戎人将羊作为吉祥、美好、财富的象征。与羊有关的汉字达170余字,从我国的工具书《词海》、《辞源》、《中华大辞典》可得到证实。戎人先民开创了畜牧业的先河,西部戎人先民从驯养羊而得启发,故尔对马、牛、鸡、犬、豕六畜驯养取得辉煌,畜牧业空前发展。畜牧业的繁荣,人口增加,改变了西戎先民的生活方式。人之初嗜盐,,上古青海多湖泊,戎人居之称为西海,西海盛产湖盐,故后人称其盐为戎盐。为生活所需,先民一直围绕产盐湖,逐水草游牧而居,延续至今。住在后来人称巴彦喀拉山和汶(古汶岷通用)山的阿尼玛卿山各部族向四周扩展,适者生存,形成新的部族。约在一万八千年前,部族进入母系社会,历史更深深地隐藏在神话传说之中。如“女娲”的传说,而《山海经·海内经卷十八》:“伯夷生西岳,西岳生先龙,先龙生是始生西戎(氐羌)姓乞。”《山海经》又云:“太昊生咸鸟……生后照,后照是巴人的始祖”。而《史记》:“太昊伏羲氏风姓,他是西方华胥氏之子。华胥氏之女去东方雷泽玩,误踏神之足迹,便怀孕而有伏羲。”华胥部族之女有子无父,以鸟代之,以鸟为图腾,诞生了凤文化,证明母系氏族的婚俗。说明女子在经济上和社会关系上占有支配地位,华胥女首领便成了西王母。《春秋世谱》:“华胥女生男为伏羲,女为女娲,华胥女生子、女不知其父,以玄鸟(三足鸟)代之。”在我中华历史上各族不乏女圣先贤。如女娲用神力“炼五彩神石补天、堙灭洪水、抟土造人”。《吕氏春秋·侍君览》:“昔太古,常无君矣,其民聚生群处,知母不知父。”黄帝母见电光绕北斗而孕,颛顼母感瑶光之星而孕、禹母感流贯昂而生,充分说明了人类进入了完整的母系社会。晋·干宝的《山海经》把西王母描绘成“虎齿善啸,蓬发戴胜”的形象,以代表母系部落的化身与权威地位。现代史学家们考证,西王母应是西戎华胥部族首领。西王母的两个女儿其一曰:有娀氏。其二曰:女娲氏。一子伏羲,却未闻其父为谁?说明一女多夫的母系惯例,西王母的子女各冠父名,故有女娲氏、有娀氏、伏羲氏焉。由此可见女娲、有娀、巫蜒、蜀山、涂山氏等均出自西戎华胥部族而另行分支。司马迁的《史记》载:“蚕丛先登王”。《华阳国志》载:蚕丛蜀山氏由西部入岷约在新石器时代。根据茂县营盘山遗址出土的文物有:新石器时期的彩陶盆、彩陶罐、陶塑人面像等,依据科学鉴定相当于尧舜时期的文物证明,距今五千年以上(公元前22世纪)建国,土主王雅鲁立国于蚕丛山下故称蚕丛;二王于永‘功在罗和’即开发了川西平原,建都罗和(据考证在灌县玉堂曹家坪)。柏蠖取代约在公元前16世纪,在夏末周初时期。鱼凫在约公元前11世纪取代柏蠖,将首都由灌县迁往温江。公元前770年望帝杜宇取代鱼凫,时至‘战国’时期,建都浦卑,以褒城和斜谷为屏障,前靠熊耳(今西川青神)和灵谷(今四川宝兴县南,芦山县西北)玉垒和峨眉为城郭,后以汶山为牧场,南中云南为花园,。当时岷江、潜江、绵水、洛水还是池泽,故由导江迁往郫县。杜宇在位70年,百岁时让禅于首相鳖灵。鳖灵接位在公元前700年,称丛帝、国号开明,修水利、兴农桑,都平乐(1756年郑板邛崃见山明水秀出一联:白沐细浪千秋月,平乐滴翠一水楼,道出平乐的山水秀美)鳖灵始世袭,传12世,后都郫县迁瞿上再迁双流、再迁成都。到公元前316年,秦灭蜀。据《华阳国志》载:公元前314年即东周末年,冉駹国尚领县十,“东接蜀郡(今成都)、南接嘉州(今乐山)、西接凉州酒泉(今甘肃酒泉)、北接阴平(今甘肃武都)。”
        
  《史记》载:西羌各部分支部族甚多,各自竖起各自的女神。在汶山(岷)山脉西边尽头的白龙江源头有黑虎女神洞。在若尔盖的藏传佛教的纳米寺(郎木寺)即虎仙女寺。在蚕丛山下叠溪之北有巨石上建石花庙,实乃蜀山氏之嫘祖庙,后演变为点将台。川东地区是母系氏族传说最集中的地区。如巫山女神、云华夫人、武陵仙女、南唐仙女、瑶姬……。从西王母(羌语称:莫格尔玛咪)开创了祥和的西戎女国。《后汉书·西羌传》是依据先秦史料、翔实记载了戎、姜、羌的形成过程,可所谓“羌史”的典范,据此可追溯到上古。如:《后汉书》八十六卷载:“冉駹夷……法严,贵母党”。从莫格尔玛咪(西王母)起至唐朝武则天(原籍江油人)进宫后登上皇帝宝座建起大周帝国,名噪一时,将女权发挥到至极。贵母族的传统在戎(羌)后裔各部族顽强地保存着。到近代尚存女王、女土司、女千户之类的,不胜枚举。阿坝、甘孜,乃至川西山间犹存“一妻多夫制”的对偶婚姻。如居于泸沽湖畔的摩梭人及纳日、普米等部落母系制家族到现代仍就传承不衰。戎之后裔羌族仍对母系四大亲戚备受尊重。母亲在家中享有重要的权力。母舅、姑父姨父、伯父权力重大。凡男女婚事必经母舅允诺;母死必经舅家同意,方能安葬,否则就要“打丧火”(人命纠纷)。分家也要由母舅主持,母舅还有权代表管教、抚养小孩。社会的前进,虽然生产力的发展,男子在生产、生活中地位明显提高,但是在羌区仍然保持着母系氏族的重要地位。《史记·三世表·正义》载:蜀之先王肇于人皇。《茅亭客话·鬻龙骨》载:耆旧传古蚕丛氏为蜀主。《蜀王本纪》载:蜀之先王者蚕丛。蚕丛得帝喾封蜀西,居蚕丛山下石室。蚕丛王雅鲁乃大许(释比)通巫术、多智、善骑射、,为白马、牦牛、虎、羊、白狼、白狗……诸羌之首。雅鲁命二弟于永向东南拓疆土,自统大军为合后,军行岐山,雅鲁薨。于永葬兄于蚕丛山下,自此山称雅鲁布都(今四川茂县叠溪云华山)。自统军大开发了川之盆地,建都于罗和,传有鱼凫、蒲泽(鳖灵)开明五世王朝。羌人尊雅鲁为土主大王,于永为川主二王。古典文学作品《封神演义》中的二郎神是作者许仲琳受羌人母系氏族的影响,将蚕丛后裔于永(二郎)写成法力无边的战神。古羌区的“许”,有的称“释比”传说:西王母派歌仙在五月初五下凡,给羌人祈福,教会了羌人的“萨朗”(唱起来,跳起来),给羌族带来欢乐,羌人为纪念歌仙,将每年的五月初五定为“瓦尔俄足”(歌仙节)。还有在羌区流传经久不衰的叙事歌曲“羊州戏”,羊州即(茂州)今茂县是羌人将畜、农产品交易地,故羌人称“羊州”。唐朝时惧羌人攻城略地,派将镇守,并命名为锁羊城。“羊州戏”歌颂了贤淑、美丽、善良、吃苦耐劳的羌族妇女形象。
    
  大约在五千多年前,由于母系氏族生产力的发展,牧业、原始农业、手工业的发展,产品除自身消耗外,还有剩余,被部族首领占有部落之间由来交换,《后汉书·西羌传》载:“西羌之本,……姜姓之别”。姜,羌本为一字乃族种之名。在殷商的甲骨文中称女为姜,说明女性的崇高地位,男为羌处从属关系。男性在生产、生活中地位逐渐提高,繁重的牧业、原始农业、手工业逐渐由男子承担。男子成了生活资料获得者,妇女逐渐被排挤到次要地位,女权在逐渐消失。男人们不甘屈居,要从妇女手中夺取社会权力,建立父系血缘关系确定部落。因而产生了中华始祖伏羲氏,即系中华东西主干的西戎和东夷文化结合的产物。《史记》载:“西王母有太昊伏羲氏,风姓,生于成纪(今甘肃天水戎区),都于宛丘(今河南淮阳)。”女性的走婚向男性走婚过度而已。太昊伏羲氏成了一个或几个部落的首领的共名。他“作罔罟、正姓氏、定官职、制嫁娶,画八卦定阴阳,造琴瑟五音……”逐渐变女到男部落居住,子女也转归父系部落,由对偶婚姻变一夫一妻制,偏远的部落仍然还保有走婚、一妻多夫的婚俗。随着牧业、农业的发展,除生活消费外,由了较多的积累,部落首领利用职权,化公为私,贫富差别不断扩大,更加显示出男性的主导地位,父系部落取代母系氏族、争夺生活资料,人力资源,大部落兼并小部落,强大部落之间联盟瓜分小部落打下基础,同时埋下祸根(战争)。戎部族逐渐由西部向四周不断扩张,北面形成北戎、犬戎。南面形成西南戎……。《史记·西南夷传》载:“自筇莋以东,均为国。东君长以什数,旄戎也。”各戎部落林立,形成孤立、分散的部落群,就是最有力文献例证。中华第一部落戎炎通过联盟,取得盟主地位,号称炎帝,《太平御览》载:“神农氏姜姓,母曰任姒有乔(蜀山)氏之女,名女登,为少典妃游于华阳,有神农首感,女登于常羊,生炎帝。人身牛首,长于姜水,以火德王,故谓之炎帝。”《淮南子·修务训·嚐水草》:“古者民茹草饮水,采树木之实,食在蠃蠬之肉,时多疾病毒伤之害。炎教民播五谷,相土地。宜燥湿肥聋高下”。《史记》载:“神农以赭鞭百草,始嚐百草,始有医药。”《搜神记》:“神农以赭百草,尽知其温、寒、毒、平之性,臭味所主。以播百谷,故天下号之为神农。”他:“教民种五谷,民有食焉。遍嚐百草始有医药。”由牧业走向农耕。后人为纪念他,在湖南酃县城西南建起著名的炎帝陵,俗称太子坟。陵前建有规模宏大的祠堂。在陕西的宝鸡市渭河南岸山谷修有“药王神农祠”。我国第一部药物学名著《神农本草经》就以戎炎帝命名的。西戎姬部落的首领乃戎炎居姜水以姜为姓,《帝王世纪》:载“神农氏姜姓,母日任姒,有娀氏(蜀山氏)之女,名女登。为少典妃。梦日入怀生姜炎”。传说:有娀登弃炎于岩穴,有仙白牝鹿为乳,有凤遮荫。炎三日能言,五日能行,一年成人。二仙临别告诫:为天下行善。炎不负厚望:“斫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黄帝轩辕氏居姬水以姬为姓,且复姓公孙,名轩辕,也叫有熊氏。《华阳国志》载:“蜀之邦,西陵氏,也叫有熊氏,亦称蜀山氏……,媾姻则黄帝婚其女姜嫄(王风),蜀山氏带来了桑、蚕术。姬部落实力大增”。部族之婚是最可靠的同盟军,亦是部落联盟的基本因素,炎、黄两大部落经长期征战、交往,逐渐融为一体。是时姬部落的盟员有熊、罴、虎、豹……。有熊氏率盟员向盟主戎炎,在阪泉(涿鹿东南)发动进攻。经五十余次恶战,方夺得君临天下的盟主地而位称黄帝。炎部族被击败后,成为黄帝盟员。迁徙于南百越之地的戎羌成为史称九黎各部族。九黎之首,蚩尤部族不服,率铜头铁额的熊、罴、虎、豹……的西南戎部落兄弟八十一部大举反攻。有熊氏率羌炎与新盟员东夷部族,迎战于涿鹿(河北境内),杀得“血流飘杵”,蚩尤战死,鲜血把枫叶都染红。西南戎的后裔尊蚩尤为最伟大的战神。公孙轩辕一举建立了五千年的正统传承,把一切史前文明创始如,弓箭、造车、司南、衣裳,各类章典制度都归于黄帝名下。

  《孟子·滕文公》载:“尧时天下洪水横溢,泛滥于天下,草木畅茂,禽兽繁殖,五谷不登。禽兽逼人,兽蹄鸟迹之道交于中国。尧独忧之。举舜而敷治焉。舜使益掌火,益烈山泽而焚之。”《书经·虞书·尧典》载:“尧帝名放勋,命大臣羲仲居东、羲叔居南、和叔居北,传说崇伯始作城郭,鲧(是一条鱼)居西。时年洪水,尧帝命鲧治水。鲧用堙,九年成灾。尧让贤与民间人虞舜,舜乃乐官瞽瞍子,极贤能。舜接任后就流放共工于幽州,欢兜于崇山,鲧于羽山”。将帝鸿氏不肖子(不成气)浑沌,少皞氏子穷奇,颛顼氏子梼杌,外加晋云氏子一并流放,史称“流三凶”。是时洪水,舜命伯鲧治水,伯鲧用堙,九年成灾。命祝融氏杀伯鲧于羽山,复命鲧子,涂山氏禹(传说禹是一条,生石纽今汶川石纽乡涂禹山,一说北川涂禹山,经中央认定,二者皆是),带领大费一道治水。《太平御览》八十三引:尚书纬·帝命验云:修已……生娰戎,文命禹。其注云:娰生禹戎地,一名,文命。《淮南子·修乌训》载:“禹产于石(纽)。”、《墨子·墨子后语》载:“禹产于昆石,启生于石(纽)。”、《随巢子》载:“禹产于石。”、《蜀王本纪》载:禹本汶山郡广柔县人氏。《與地广记》:在茂州辖广柔后改为汶川,西北俗谓铁豹岭,禹导江发迹于此。《大禹庙记》载:“有汶为山,帝生帝禹,汶水发源,降生之所。”《太平御览》八十二卷引黄甫谧《帝王世纪》载:“伯禹夏侯氏,姒姓也,生于石纽,……长于西羌,西羌夷(人)也。”《华阳国志》载:“石纽,古汶山郡也。崇伯得有莘氏女,治水,行天下,而生禹于石纽之刳儿坪。”上述典籍皆言禹生石纽。《孟子·滕文公》:载:“禹治水疏九河,沧济、漯而注诸海;决汝、汉,排淮、泗而注之江。然后中国可得食也。”禹率羌人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传为佳话,故羌人善治水、造桥、筑堤、修堰、凿井,男女都有此长。《史记·秦本纪》载:秦国祖先系颛顼帝后代孙女修,女修生大业,大业娶少典女儿为妻,名叫女华。女华生大费。《帝王世纪》载:“禹生西羌,舜给禹黑色玉圭,给大费黑色旌旗,还把姚姓美女嫁给大费为妻。并赐姓赢。把秦地封给大费之子为封邑”。帝之厚费,实有督察禹之意。大禹娶涂山氏为妻,禹子承父志,婚后第四天便去治水。禹观堙无效,改为导,涂山氏群起助之,经过十三年,终将洪水治得地平天承。禹在西戎各部族的拥戴下,虞舜将王位让与禹。禹终于登上部族联盟的宝座。拥有凌驾于各部族之上的特权。有一次开联盟会议,,一酋长迟到,禹竟将其处死。大约到公元前21世纪,禹召集各部首领议换联盟首领,众推东夷部族首领伯益为盟主,涂山氏孕育的启,率军将伯益杀死。其中有一方国叫有扈氏(今河南南阳一带)起兵反抗,亦被启率戎启军消灭。戎启代替戎禹建立了奴隶制的夏王朝。夏王朝的势力范围西起今河南西部、山西南部、东到河南、河北、山东三省交界处、南接湖北、北连河北。今河南西部的黄河洛水流域,先后建都安邑(今山西夏县西北)阳平(今山西临汾南)、阳翟(今河南禹县)、阳城(今河南登封)斟鄩等地。《左传·四》载:“芒芒禹迹,画为九州。”《夏书·禹贡》:夏铸九鼎,分代九州,即翼、兖、青、徐、扬、荆、豫、梁、雍州。按地区划分进行统治,不再用血缘关系组合统治。《礼记》载:“夏后氏百官”。说明夏启的公共权力已初具规模。《左传》:“夏有乱政,而作禹刑。”说明夏启已有刑罚、官吏、军队等权力机构设置。由部落联盟转化为国家,但西部及其它地区仍然保留有氏族组织。至公元前16世纪,夏末代管国王履葵,即夏桀是历史上有名的 暴君。人民诅咒他:“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是时有商始祖契与舜、禹同在的古老部落协助过禹治水,建都于亳(今河南商丘),用贤臣伊尹掌国,国势日盛,商汤兴兵灭夏,结束了戎人的统治地位。商周男权鼎盛,《周礼》载:“上举女酒,女舂亢”即商周的羌人以蓄女多寡作为炫耀权财的重要标志。
        
  商实行兄终弟及制,按《竹书纪年》载:历时496年,按蜀汉的谯周推算有600年历史。商武丁(公元前1059年)在位时,国力极盛。他不断地对周边小国发动战争,俘虏是商朝奴隶的重要来源。征西戎鬼方三年乃克,有诗云:“彼自氐羌,莫敢不来王。”商时的周部落奉后稷为始祖。相传后稷为尧、舜时的农官,居戎狄中,过着游牧生活。在夏、商之际周部落首领公刘率部落到豳(今陕西彬县旬邑一带)由牧转农耕,建城邑,至古公亶父时有三子:太伯、虞仲、姬历。相传父让太伯、虞仲远走,至江南与当地土人共建吴国。太伯死,虞仲南迁,对开发江南作出贡献。而姬历被商文丁所杀,姬历子,姬昌继位,被商纣封为西伯,即西部首领(文王),他兼并了一些小部落,《史记·周本纪》载:“季公卒,子昌立,是为西伯,。明年伐犬戎,明年伐密须明年伐耆国。”《尚书·大传》亦载:“文王受命,一年断虞、芮之质,二年伐于,三年伐须密,四年伐畎夷,五年伐耆,六年伐崇、七年而崩。”还向东发展,迁都到丰邑(今西安沣水西岸一带)。昌死,发继位后迁都镐(今西安南岸沣水东岸)。商的青铜利簋,铭文载:公元前11年世纪在孟津(今河南东北)大会诸侯,以西部羌髳、庸、羌、微、卢、彭等八羌部落会师,盖因八国乃周之近邻,亦是血亲族群,是最可靠的盟军。故在牧野以羌人姜子牙为总指挥,姬发亲率大军,大破纣军,纣王自焚。由出自西羌的武王姬发建立了西周,并分封诸侯为藩屏。封有71小国,姬姓占53个,战功卓著的政治家、军事家姜子牙被尊为尚父,封地于吕。通过分封不仅加强了各地的统治,而且扩大了势力范围。周天子指挥诸侯讨伐小国,同时俘获奴隶、物质。《史记·周本纪·第四》载:“周穆王征犬戎回,获得白狼四头、白鹿四,戎族不再朝周。”《诗经》说:“抗击戎狄到太原,战车出动,战马盛多筑成女方。”周宣王39年讨伐姜氏之戎,在千亩被姜戎打得大败。周宣王复命长子,庄公率兵七千打败姜戎。公元前791年,周幽王宠爱妃褒姒,废掉申后和太子宜臼,立褒姒子为太子。相传有“烽火戏诸侯”之举。申后之父犬戎王申侯闻讯,联合犬戎攻镐京。幽王兵败,王被犬戎毙于骊山。王室东迁洛邑(洛阳)躲避西戎的袭击,至此周天子,名存实王。由于各诸侯争战不已,西部羌族的到了发展,羌人又走向辉煌,成了国之大族;当时周虽然统一了各地,时局极不稳定,东夷反对羌姜邑吕最激烈。西秦最早建都邑西垂即犬丘,专家认定在今甘肃礼县为犬丘,为秦人的发祥地,据《说文》载:伯益之后所封国雍地宜禾。《诗经·秦风·车鄰注》载:雍,陇西谷名雍州,秦亭鸟鼠山之东北,秦谷也,汉置天水郡,后改为秦州。《史记·秦本纪》:秦,祖先乃颛顼帝(炎帝)后代女,女修生大业,大业娶少典女名重华,生大费,大费随禹治水有功把美女姚姓给大费为妻,赐姓赢,把秦地封邑。秦地处函谷关西(约今之陕、甘)腹地乃西部一小国。周平王东迁,秦襄公去护送有功被封为侯,建都雍(今陕西凤翔)城,但国势不振。至穆公的一百多年间(公元前220—620年)前不断兼并西羌小部落国势渐强,得力于秦穆公求贤之羌人智者由余,由余乃晋羌,善秦晋语,春秋时秦晋几代国君都相互通婚,本姻亲之邦。由余至秦,穆公问:“戎狄无章典制度,焉能治邦国?”由余答:“君怀淳德待臣民,臣民则心怀忠心,诚信侍君。君似体,臣民似肢体,使之然”。穆公获悉西羌诸部详情,逐率兵各个击破,大获全胜,拓地千里,故求贤得益尔。西秦利用羌族是个爱国主义精神和反抗意识特强的族群,在公元前475年秦献公率羌(东周元王姬仁时)东迁。秦建立了巩固的大后方。秦武王元年(公元前310年)于汶上(岷江上游)设湔氐道。秦孝公求贤令,有魏人公孙鞅,(《商君传》:约公元前390—338年卫国公孙,故由名公孙鞅)应聘后封商君,鞅,变法很快使秦强盛起来,逐步成以西羌为主体的富强之国。公元前256年秦灭徒有虚名的东周。春秋时期战乱不休,人民渴望统一安定的生活。到公元前246年赢政继位时,秦以形成对六大国的绝对优势。嬴政顺应时代潮流发动了大规模的统一战争。历时十年灭掉六国建都咸阳自称始皇帝。结束了春秋战国时,历时五个半世纪的兼并混战局面。使社会经济发展,各族人民生活安定。公元前246年,始皇上台没有满足各族人民的愿望反而加重税赋、兵役、徭役,命蒙恬西逐戎羌、北狄。羌人不服南征,始皇见征西北有弱国势停征,西羌得以繁衍生息。为防西北羌、狄南侵,始皇对各族实行隔离政策修筑长城,内修阿房宫、筑骊山陵墓,且刑律苛刻,一人罪,株连九族。到秦二世更加残暴,六国残余势力不断窥伺机会,终于在公元前209年的大泽乡(今安徽宿县东南)九千多农民在陈胜、吴广的号召下起义,推翻了暴秦的统治。六国旧贵族乘机建立了一些政权,如:楚之项氏、齐之田氏等。最后被刘邦所灭,建立了汉朝,所辖人民皆为汉民。刘灭秦,吸取了秦的覆灭教训,作了一些改革,巩固了史称西汉的政权。公元前206年臣服诸羌,汉将陕、甘、宁、青、河湟一带羌统称“西羌”。公元前206年(乙未年)西汉刘邦因国初定,需要修生养息,惧羌族复起,实行“北和(和亲)匈奴,劝西羌迁徙,赠:锦、绣、米、酒诸物。”西汉将布满西、西北、西南即陕、甘、晋、宁、青、藏、云、贵、蜀、广西、新疆诸羌迁徙。诸羌虽然迁徙,但未受战争之苦,亦算暂时安宁。《史记》载:“汉武帝,北逐匈奴,西逐诸羌……。冉駹夷者,武帝所开,以为汶山郡……,其山有六夷、七羌、九氐各有部落。”《四川古史》载:“氐羌系秦、汉由甘、青、河湟迁居汶山之表。《太平寰宇记》载:“冉駹本羌国,蚕丛后裔,秦时冉駹分布于岷上,领十县。”建国于公元前21世纪,国都茂县凤仪镇。辖地陕、甘、青海南,部贵妇人,妇人任王侯(母系遗风),严刑罚。农、牧兼营。以卭笼为室。公元前140年,武帝征服冉駹,冉駹称臣,置吏。”汶山郡、县由此出。(古汶、岷通贾字)《史记》载:汉景帝(公元前156年)发起逐西羌,渡河湟筑岭居塞,初开河西。列四郡通道玉门,隔绝羌胡交往。使南北不得交关,于是障塞,逐出长城外数千里。景帝先与封牢姐种羌部结盟,联合匈奴,合兵四十万,命李息、徐自为将,将西羌十万联盟军击败。汉宣帝元康二年(公元前63年)先零羌不满汉廷镇压北渡湟水与诸羌部落结盟,羌侯狼和还向匈奴借兵欲阻绝汉的西域通道。宣帝遣光禄大夫义渠安国巡视诸羌部汉宣帝神爵元年(公元前61年)三月安国滥杀羌众千余人引起诸羌愤怒,先零羌首杨玉趁机联盟诸羌部落率兵攻湟水、大通河、庄浪之间的汉城,杀汉官吏。击溃安国的汉军三千余骑。安国告急朝廷,宣帝遣赵充国为将,《汉书·赵充国传》,赵于六月率军攻金城(甘肃兰州西北),赵率万余骑于夜晚偷渡过河,入驻西部都尉安夷(今西宁东南),羌军前来多次挑战,赵坚守不出。使人四出告谕:“凡能逮捕、斩首羌叛者免罪赐钱,并可获得该叛逆者的妻及子女财物,胁从者降而不问,斩杀羌酋长者可封王、、侯、君长。”来瓦解诸羌联盟。朝廷复增兵六万,屯于姑臧(今甘肃武威)、鱳得(今张掖西北)、福禄(今酒泉)。赵在七月见羌兵久驻松懈率军至先零羌地,羌兵见汉大军即弃辎重而逃,赵充国率军掩杀大获全胜。计:收降斩杀羌兵五千余。获牲畜十万余、车辆四千余,羌酋靡忘、若零降赵,并引军攻先零等诸羌。二年五月充国击败先零羌杨玉、犹非、黄羝,黄羝部率四千骑向西逃走。朝廷封羌降酋,若零等为王、侯、君等爵。均为金城所辖属羌国。(元帝(公元前48年)时,西羌以彡姐部为首七种羌联盟攻占陇西。元帝命右将军冯奉将兵六万,将羌兵战败。公元33年居金城均所属各羌不满东汉对羌人的残酷压迫发动起义。公元35年,先零羌数万人攻临洮。公元36年,参狼羌数万人攻武都。公元42年,陇西羌人被斩首八千余人,激起滇吾、滇岸兄弟的仇恨,于公元57年率羌众步骑五千攻陇西连败凉席太守(今甘肃临夏)副盱于抱罕允街(今兰州北)。东汉王朝遣张鸿领兵数万攻陇西,结果败于允吾(今兰州西)唐谷(今青海乐都西)张鸿与陇西长吏田飒战死。公元58年,中郎将豪固、捕虏将军马武等领兵十万战败滇吾于西邯(今青海化龙),滇吾,逃滇岸被护羌校尉窦林所降。公元76年安夷县(今西宁附近)县吏强夺卑湳妇女,引起羌人反抗,杀死安夷县官、长吏。翌年滇吾子迷吾响应卑湳羌号召与布桥率羌兵五万余再攻陇西、汉阳(今甘肃甘谷南),被车骑将军马防、长水校尉耿恭击败,退守义城(今青海贵德)。公元87年年迷吾击败官兵二万余,朝廷又派张纡为护羌校尉率军十万伐迷吾,迷吾等被迫降。张纡设宴,酒中下毒、帐设伏兵,杀死羌豪数千,迷吾子迷唐闻讯联合烧当、当煎、当阗……诸羌,用子女、金银聘纳贤才,与邻解仇交质,筹粮草兵马与太守旰寇战于白石(今甘肃甘谷附近),迷唐失利,退守大、小榆谷今甘肃贵德东南)邀北属国诸羌胡会集,各部云集,张纡不敢善动。公元92至96年朝廷遣护羌校尉聂肖、史充多次进攻均被迷唐击败,二人因此获罪。公元97年联合诸羌率步骑三万余大破陇西兵杀大夏长,朝廷震动,派张纡领兵数万进剿。于公元101至102年内迷唐连败,率余部退支河(今西藏高原)依附发羌,公元110年迷唐病逝。羌兵降者六千余人被张纡用毒酒诱杀千余,余者分徙陇西、汉阳、定安(今甘肃镇原东南)等处,西羌义军瓦解。汉安帝永初年(公元107年)西羌起义。汉朝廷遣骁骑都尉王铉强征数千羌骑征金城、陇西、汉阳三郡,行至酒泉羌骑逃散,朝廷命各处堵击羌散骑,官兵趁机骚扰勒索羌区百姓,捣毁房舍引起羌民用简陋武器反抗。《后汉书·西羌传》载:“羌人用竹棒杆木板以代戈矛,或负板案,或执铜镜以象兵。”声势浩大,朝廷遣车骑将军邓骘、征西校尉任尚率五万步骑西征,被羌兵打败。羌兵“众遂大盛,东犯赵、魏、益州,杀汉中太守董炳,遂抄三辅,断陇道”。参狼、武都、河西等羌部落先后加入将任尚军打败,乘胜占领河东、河内等郡。任尚被罢官、将车骑都尉任仁治以死罪。各郡县官吏上书朝廷内迁辖民,辖民不从,官府强迁,加之“时连旱蝗饥荒,随着死亡,丧其大半”。辖民不忍其苦,在杜琦、杜季贡、王倍等领导下亦随羌人起义。公元114年,勒姐、当煎、号良等羌部落分兵攻战武都、汉中,当朝无耐在翌年搬匈奴、南蛮兵步骑二十万,前来镇压,到公元118年方将羌汉联军镇压下去。东汉永和六年(公元136—141年)五陵太守李进在奏折中方用“汉人”一词,汉人乃多民族的融汇,翻阅中国古史尚汉族一说,更无以国号代替族群之说。时至民国,孙文倡导“汉、满、蒙、回、藏五族共和”方有汉之族群说。120年夏勒姐、基五、号良羌部坚持抗汉。发兵攻金城,马贤率军迎战,基五等羌部攻张掖,杀其长吏,马贤只得率兵返。公元139年,朝廷遣刘秉为凉州刺史、来机为并州刺史继续镇压羌人,激起巩唐等羌于公元140年攻陇西、武威,掠关中,且栋等羌攻金城、武都。朝廷命马贤京师及各郡征来兵计十万,屯兵汉阳,并在汉阳等地筑坞壁三百所防御,西羌联军攻破坞壁,入汉阳,杀死马贤父子及长吏,烧毁皇室园陵,迫使朝廷将北地、定安两郡人民内迁,东汉到公元145年方将这场起义镇压下去。公元159年朝廷遣靠残杀东夷(山东)起家的段颖为护羌校尉领兵镇守西羌,引起东、西羌人反抗(陇东为东羌,陇西为西羌)以烧当、烧何、当煎勒姐为首攻陇西(今甘肃临洮)、金城(今兰州西北),段颖击溃诸羌,连追四十余日,出塞二千余里围歼烧何于积石山(今青海阿尼玛卿山),尔后分兵攻塞内的诸羌,斩羌兵千余。四年冬,因凉州刺史郭闳忌功作梗,段受诬入狱。六年羌兵攻势转胜,当朝复用段颖继续攻西羌。七年,封僇、多良滇那部三千余羌兵降段,段趁势出兵万余击破当煎、勒姐部斩羌豪酋,俘虏四千余众。当煎、勒姐败走湟中(今西宁一带)。次年段再征勒姐部,杀勒姐部四千余,降二千余人。段继续攻湟中,当煎被围三日不攻,待其懈怠,段趁夜潜出,绕其侧背,大破羌兵,俘虏数千,并穷追不舍,自春至秋,无日不与羌兵大战。永康元年(公元167年)当煎羌复反,段又率军征讨,至此西羌诸部败散。是年段率军攻陇东,兵出彭阳(今甘肃镇原东)兵至逢义山(今宁夏海原东南)大战先零羌诸部。汉军正面设弓箭、利刃、长矛、强弩三重,两翼骑兵掩护。一举大破长于格斗,短于配合的先零诸部羌兵,斩八千余人,获牛马二十八万余头。诸羌败走,段颖挥军追剿,日夜兼程,每昼夜行二百余里,奔袭诸羌直至奢延泽(今内蒙鄂托克前旗东南)。诸羌溃散屯集洛水上游,段遣司马田宴率军五千自东,遣司马夏育率军二千绕西夹击诸羌,诸羌溃逃。段挥军追击,经泾阳(今甘肃平凉西北),直入汉水郡(今天水西),诸羌屯军山谷。建宁二年(公元169年)朝廷采用张奂的抚羌策,遣冯禅招降散羌,段坚持镇压,趁羌农忙出击,诸羌败聚凡亭山((今六盘山内),段遣田宴等率军五千围攻山头,诸羌弃阵东奔射虎谷(今天水西),集结。段挥军扼守谷口通道,决计灭诸羌于此,故遣兵一千于西县(今天水西南)伐木设障四十里,封住诸羌退路,遣田宴率军七千夜潜西山,掘堑待战,遣司马张恺率军三千偷袭东山。诸羌发觉田宴等之军,封锁汲水道。田报与段,段率军夺汲水道,并令各军趁势齐出,大破诸羌之军,大索穷山深谷。杀羌兵一万二千。冯禅亦招降羌兵四千,至此轰轰烈烈的东羌起义在段颖的血腥镇压下告平。《后汉·西羌传》评曰:“征羌,驰东西,奔救首尾,日耗千金之资。”动摇了东汉的根基,给黄巾起义埋下伏笔。
     
  东汉王朝的残酷镇压羌人,遭诸羌反抗,诸羌用简陋的竹竿木棒当武器,多次战胜东汉军。东汉军历时六十余年,屡伏屡起,耗资364亿以上,才将西羌分化镇压下去;强将西北羌氐内迁与汉杂居,许多部族被汉化,羌人由多数民族变为少数民族。东汉末年黄巾起义,东汉瓦解,西羌地(西凉)被马滕、韩遂占领。蜀汉时汶山郡夏绵虒(今汶川)、广柔(今理县)、蚕陵(今叠溪)、汶江(今茂县、平康(今松潘东北)、都安(今都江堰东)、升迁(今黑水芦花)、阴平(今甘肃文县西北)广武(今青川东溪镇)刚氐(平武古城)县为冉駹夷,《明·汶川县志》载:冉駹羌叛,蜀将姜维命马忠讨伐羌叛,后筑成于桑山,故称“姜维城”。明·诗曰:“平襄扶汉立边功,千载峰头雉堞雄。芳树尚余营柳绿,晴霞犹作阵云红。”
       
   晋末年,晋仍逼“五胡”,“五胡”匈奴、鲜卑、羯、氐羌内迁。“五胡”不满,刘渊借机起兵于左国城(今山西离石),公元316年刘渊的侄子刘曜利用“五胡”之兵包围长安,将晋灭掉,定都长安,改国号为赵,史称前赵。
        
  石勒起兵灭赵,自称赵王,史称后赵。鲜卑慕容氏起兵灭后赵,建立前燕。羌氐首领符建了前秦,其侄符坚在公元370年灭燕,至公元376年统一了北方。公元383年11月符坚率师伐东晋,发动著名的肥水之战,符坚败归,前秦瓦解。北魏时期(公元523—525年)羌氐参加关陇大起义。
        
  宇文泰控制了西魏,改兵制,建立了一支“府兵”。由于关陇贵族集团(羌人)加入,建立了北周。羌人战功卓著成为北周功臣。公元581年杨坚掌权,建立隋朝,定都长安。统一了自东汉末年来四个世纪的分裂局面。
        
   出身西魏的李虎属关陇贵族集团(羌人)是北周的开国功臣,死后追封唐国公,公元617年隋袭封李虎子,《魏书》:李渊鲜卑石室,(母与杨广母是姊妹皆鲜卑人)为唐国公,并任命为太原留守。封关陇集团的梁师都为朔方(今陕西横山北)留守。刘武周为马邑(今山西朔县)留守。薛举为金城(今甘肃兰州)留守。公元618年隋的宇文化及发动兵变,将隋炀帝绞死。
       
  李渊在长安废掉傀儡皇帝,羌氐贵族出身的李渊登上皇帝宝座,用原唐公,改公为国号,史称李唐,羌人又走向统治者的最高峰,至此后史书《资治通鉴》因羌人为主,故无详述羌族的专著,至此名亡实实存。公元626年李世民(母鲜卑人)(599—648年)发动玄武门政变,射杀李建成登上皇位,而有贞观之治。李唐对各部族实行“羁縻府州”是唐代统治少数民族的一种行政制度。唐时羌人哪里去了?《新唐书》援引《后汉书》载:‘自汉以来诸史籍载,吐蕃本西羌属,盖百有五十种,散处河、湟、江、岷间’说明吐蕃本发羌的后后裔。羌民族地区的首领为都督、刺使皆得世袭。虽负赋版籍,多不上户部,实施羁縻州府的政策。(《新唐书·地理志》)允许各族自理内务。
      
  武则天(公元624—705年)名瞾,父武士彟乃蜀之江油羌,随李起兵官至工部尚书。则天十四岁入宫为才人,太宗赐号武媚。于公元690年登上皇位,改国号为大周。是我国历史上羌族第一个女皇,西羌女王不少,如唐旄羌王达甲瓦(公元582—632年),苏毗末羯女王(公元613—632年)等。公元705年则天薨,皇权回于西部贵族李氏集团手中,睿宗李旦登上皇位,继续实行“羁縻府州”的政策,西羌各部臣服于本族统治集团,西羌各部得以发展。《新唐书》援引《后汉书》:“自汉以来诸史籍认为,吐蕃本西羌属,盖百有五十种。散处河、湟、江、岷间。吐蕃发羌的后裔。”即居青、藏、云、贵、川边的唐旄转化为吐蕃族,从事畜牧业和农业生产。在七世纪初,吐蕃首领松赞干布,几经征战,平息西部各羌部落,统一了西藏高原,建立了吐蕃王朝,定都逻些(今西藏拉萨)。唐·开元15年(玄宗)命维州刺史焦淑率羌兵三千与土蕾激战。在理县杂谷脑2.5里的朴头山古道旁有唐碑铭:“自蜀相姜维尝行于此,尔来三百余年,更不修理,山则松草蓐蔓,江则讼沤出岸猿怯高拔,乌嵯地险,公私往还,并由山上,人瘦马乏,筋力颓尽故悯人生之苦,报委寄思,差发丁夫还治旧道。唐开元15年”证明唐·以羌人伐羌。
      
  《宋史·西域传》载:“冉駹,今茂州蛮,汶川夷地是也,白马氐,在汉为武威郡,今阶州、文州盖羌类也。”与此同时,崛起于西北的党项人,首领拓跋氏,实质是西羌的一支,居青海、四川西北部,过游牧、狩猎生活。始于公元413年,于公元881年拓跋思恭建立政权,唐朝时赐姓李,割据夏州(今陕西黄山县北的白城子)后逐渐向甘肃、宁夏、陕西等处扩大。公元883年,拓跋思恭晋爵夏国公。公元951年李彝被后周(五代)封为陇西郡王。公元990年夏太祖赵(李)继迁被辽国封为夏国王。赵匡胤上台史称北宋,赐姓西夏李氏姓赵。公元1031元昊继位,公元1032年赵(拓跋)元昊称帝,复姓李,国号大夏,史称西夏,族称党项,定都兴庆(今宁夏银川)。辖地东到黄河、西至玉门关(今甘肃敦煌西)、南接萧关(今宁夏固原东南)、北连大漠。李元昊命相国野利仁荣仿汉字创西夏文,仿唐宋时官制,建立行政机构。北方蒙古族的崛起成吉思汉六次征西夏,最终将该国灭掉。
      
  北宋时对羌人亦采取镇压,如宋熙宁七年(公元1074年)宋攻吐蕃珂诸城(今甘肃广河),建昌参军王昭上《平羌策》:“抚边羌,收夏河(今甘肃临夏)湟中(今青海东南)等州,以制西夏。”宋廷采纳其策,先后命秦凤经略熙路使、熙路安抚使等职。四年八月至六年末,王昭采用招抚、进击并举,率军次第熙、洮、叠、岷、宕(今甘肃临洮、临潭、迭部、岷县、宕昌)河湟等地,青唐吐蕃诸羌部,大多依附北宋。熙宁七年初,王昭赴京述职,熙、河羌区首领木征趁机率羌兵数千攻河州踏白城(今临夏西北)。宋守将景思战败死于踏白城,河州被木征围达三月,后木征围攻岷州,被宋将包顺击退。木征继续围攻河州。王昭在京闻讯即返熙州,召集诸将策议军情,诸将皆言驰援河州。王昭侦知木征仗势有外援,若援则必遭伏击,用“批亢捣虚”之计,率军二万出其不意,直攻珂诸城,先破河州(今临洮北)额勒、锦族羌兵,切断诸羌与吐蕃、西夏通道,继续率军攻宁河(今和政),遣军攻入南山(今临夏东)大破布必、巴勒部等羌兵。切断木征的外援。木征恐无归路,撤围而走。四月王昭宋军自银川(今临夏西北)分兵击退吐蕃羌兵,再回师攻入河州,木征被迫率诸羌酋长八十余人降宋,河、湟之羌乱遂平定,并将吐蕃的珂诸城修葺后改为“定羌城。”
      
  元朝对西南少数民族称番、夷,从此无羌之说,可凡是羌人仍就保持着古老的习俗或信仰;元朝对西南番夷实行土司制度,任用番夷的首领为宣威、安抚使等官职统称“土司”,职务世袭,拥有种种特权。如理县通化尚有一块“挑姑娘田”,土司把所辖百姓的姑娘集中到这块田中任意挑选,进行侮辱,据《理番厅志》载:“粮役重于中土,按地科以大小计,虽凶年不减,有鬻子女以偿还。民无子女者,妻没于官。”汶川蔟头高土司到明朝嘉庆年间还在实行“初夜全”。《明史·西域传》载:“西蕃,即西羌,种族最多,自陕西历四川、云南,檄外皆是,其散处河、湟、洮、岷间者,为中国患尤剧。”证明羌人尚在上述区域活动频繁。明朝时沿袭元朝之制,广泛推行。后因部分土司叛变,明将这些土司废掉,安置明的官员,称“改土归流”然基于大量史实,因而对西部的羌人仍然称西羌。
      
  清代张澍之著《蜀典》引“《汉书·西羌传》云:西羌出自三苗姜姓之别也。又云:羌,无弋爰剑子孙各自为种即武都夷、参狼夷、广汉夷白马夷、汶山、冉駹、巴中板楯、羌今茂州、松潘诸夷也。”对西南地区少数民族亦称夷,亦不断地进行镇压,如乾隆两次对大、小金川的嘉戎(羌)起义称苗民(嘉绒羌)叛乱进行镇压。第一次在公元1747年舒景安、第二次在1771年,乾隆遣《怀旧诗》:‘三朝武臣巨擘’的岳钟祺率军进行清剿;原本羌人族群被统治集团,根据统治与征战之需,将西羌族群分裂、并吞。迁徙,需要而分散、孤立因而形成封闭的族群。社会意识的淡化与改变,行政区域的重新划分,羌民族意识随之改变,羌人的上层人物依据时事,为稳固自己的统治地位,迎合统治者的需求,怎么称呼都行,故羌人演变为夷、番、苗……;太平天国的翼王石达开,率军进入川南青衣羌区,饮到青衣羌的咂酒时,激起睿智豪情赋诗一首:“千颗明珠一瓮收,君王到此也低头。五岳抱住擎天柱,吸尽黄河水倒流!”道出翼王对羌人咂酒的高度评价与赞赏。沿袭明制但称谓辖区含混,清人的统治时期排压异族,连羌人的上层人亦不知羌为何物,底层人民更无从知晓了。民国时,孙中山先生为使‘中华民族’一体感,将我国的东夷、南蛮、西戎、北狄的人民归纳为汉、满、蒙、回、藏五族共和,故尔族别较含混。斯时称川西蛮、番。在灌县设“茶马互市”,一进西部山口,就称蛮夷、西番。就连红军经过羌区时写的标语都称羌区人为番人、夷人。国民党政权对川西置四川松(辖今松潘、南坪、阿坝、若尔盖、红原壤塘统称松潘草地,连草地产的名贵药材贝母亦称松贝)、理番辖地最宽,它辖三番:即今黑水、茂县的维城乡、三齐即三龙乡。四土:清·设四个土司在今马尔康的梭木、松岗、卓克基、党坝。土司的官阶为:指挥使司官阶正三品、宣慰使司从三品、宣抚使司从四品、招讨使司从五品、安抚使司从五品、长官使司从六品,还有土官和土弁不上品阶。五屯是:九子屯、下孟屯、上孟屯、甘堡屯、杂谷屯。六里含上三里、下三里。九枯含大克枯、小克枯、卓十达、若布枯……、十八寨含佳山、周达、九子、大、小流星、上、下水塘……。)、懋、茂、汶(县)和绥靖、崇化为屯殖督办公署,简称16署。公元1950年1月羌区解放,维持现状不变斩时称茂县专区。为了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在1951年,川西民族访问团到川西访问,并由西南民族研究所与西南民院组成调查小组对川西进行调查,问:“你们是什么族?答曰:日麦、日昧、尔昧、、尔玛……”这些乡谈话,翻译成汉语即:“本地人”。小组对岷、涪江流域的羌族进行调查,与历史对照文物考察确系羌人,当代许多人类学的族群研究了族群的“共同的自我称号,从中综合选出‘尔玛’等同羌族”形成书面文字在羌区认同达成共识。1953年元月以茂县专区的行政区域为基础,在茂县建立了四川省藏族自治区。为何不称“藏羌州”?因北川、平武绵阳等化为汉族,嘉绒羌自愿称作藏族,“因当时羌族人口比较少”,故不成其“藏羌州”,于1954年自治区机关搬往刷经寺,成立了阿坝藏族自治州。在1956年我国社会历史大调查的基础上,于1958年民族政策落实,成立了茂汶(理)羌族自治县,由汶、理(迁刷经寺,60年改为红原县)县部分地区,茂三县组成。1963年2月23日国务院第126次会议通过《关于恢复汶、理、茂县的决议》撤销羌族自治县,仍称汶、理、茂县。改革开放后,民族政策进一步落实,1987年中央又将州名改为“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


责任编辑:热麦卓什蕃

 

数据统计中!!

投票

鍙嬭崘浜戞帹鑽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我要投稿 | 招纳贤士 | 网站公告|

Copyright 2012-2014 Cnqiangzu.Com Inc 中国羌族网 联系电话:0837-7425660 尔玛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3023181号

免责声明:本网站属公益性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机构所有,如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