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组织机构
社会视窗
图物纵览
羌乡旅游
民族学术
人物专栏
影视
音乐
在线学习
特产展示
工艺展示
文化荟萃
子站
其他
  • 网站专题
  • 友情链接
  • 热门标签
  • 我要投稿
  • 简繁转换

您的位置:主页 > 文化荟萃 > 历史 >

过去的羌族及嘉绒土司

2013-01-29 11:13 | 来源:《羌族调查资料》  | 作者:热麦卓什蕃 
点击:149次 共有 0条评论免责声明 打印|字号:
羌族地区在两千年前据《史记》上记载,其地“君长以十数,冉駹最大”,显然当时已有许多小国,《后汉书》又称:“各有部落,其王侯颇知文书,而法严重”,可见当时统治已很严厉。

  羌族地区在两千年前据《史记》上记载,其地“君长以十数,冉駹最大”,显然当时已有许多小国,《后汉书》又称:“各有部落,其王侯颇知文书,而法严重”,可见当时统治已很严厉。汉时虽设郡,其土官大约还保留着。唐时用土官任州刺史,宋代也用土官任知州,刺使、知州之下还有大的“土官”。据了解牟托土司是隋时从征有功受封的,静州土司是唐开元间“投城”的,陇木土司祖先在宋代“随征罗打鼓(渭门关沟)有功授职”的。但羌族的土司制度主要是在明初进攻羌族时,土官“助征”或“投诚”有功授职,并在清初加委的。前后共设有二十余处,其官阶有宣抚使、宣慰使(韩湖)、安抚使(簇头、长宁)、长官司(呷竹、岳西、静州等)、巡检司(水草坪、竹木坎等)、土千户(大定沙坝)及土百户(松坪等)。除个别的如石泉李土司(驻坝底堡都司)外,主要为羌族(但有些土司如静州、牟托等自称祖先为汉人)。这些土司到清末基木取消。其残存的静州、沙坝等土司到红军长征经过后,国民党政府改编保甲,亦完全取消。惟松潘所属小黑水四部落和小姓,因民族隔阂关系较复杂,仍系羌族土官(蛇弯土官为藏族),他们都是明清时所封的土千户,清末改为土守备。

  岷江以西,嘉绒藏族的力量较大,明代即已设有嘉绒藏族土司,如汶川瓦寺嘉绒土司也管理河西的一部羌族。一九三六年国民党政有已改设区乡,还有芦花、黑水羌放区,自杂谷脑嘉绒土司取消后,由梭磨土司派嘉绒头人管理。嘉绒土司制度和四土基不相同。所以解放时羌族地区土官头人制只存有芦花的五个头人区(芦花、麻窝、木苏一扎窝、龙坝、二水)和小黑水四个土官(磁坝、乌木树、茨木林、蛇弯) 和小姓土官(现有二人)。解放后芦花在一九五三年成立县级人民政府,小黑水成立了区级自治区,头人土官参加政府,分任县长、委员、区长等职。小姓在国民党政府时并入大姓,曾成立自治政府(乡级),小姓仍属大姓一部。以人口计仅三万余人,即约占羌族人口半数,尚存在着旧有制度。以地区计,即羌族的五个县中,松潘、芦花羌族尚存在着旧制度,而茂、汶、理三县已为汉区的一般制度。

 组织制度 

  羌族土司因为大小不一,来源不同,组织也不全一样,且因势力消长而有所变动。但其制度大致相同的方面是: 土司是世袭的,土司无子,可由兄弟及同姓近亲有势者承袭。土司的同姓弟兄或近亲即为土舍。沙坝土司全村苏姓都是“土舍”。一般土舍不当差,但沙坝土舍也要给土司当差,全村四个会首轮流给土司送信传案,传案时可以向百姓索取路费。土舍以下百姓中。年老有威望的做老民,也有不设老民、会首,而专设传案送信的。如陇木土司各寨在清代设大小乡约、保甲。清末和民国初年又依汉区改设团总,将辖区分为几个团(如呷竹土司设六关十一团),团设团总(总爷)和团正、团首。清代末年土司取消了地保,乡约、团首,还可以买总爷或团首,如松平沟火鸡寨九户人家曾买了七顶团首的“顶子”。

统治方法 

  不论大小土司,大都依汉族封建制度建有衙门门。一般三进瓦房,分大堂、二堂,设有仪仗,门外有高大照壁。衙门附近有的还建有高碉,现已普遍被焚毁。在其所辖较远寨子并建有庄房,衙门内设有男监女监。衙门有师爷、会首或团总值班管理当差百姓。百姓见了大土司要下跪,犯了罪见了小土司也要下跪,不能抬头正视。土司的婚姻讲根根,不和羌族百姓结婚,常和土司或“大朝”女儿结婚,也有的与“大朝”(土司自称“小朝”)小官如外委把总之流通婚,以壮声势,如静州土司即与一把总开婚。百姓打官司,由会首、差人传案提讯,先由差人打鼓开庭,犯人下跪听审。陇木土司还规定打官司必须讲羌语,两造须送土司猪羊作礼品,静州土司碑示上规定;“田土婚户每案帮堂礼钱一千六百文,原告出差费钱二千四百文,每案原差脚步钱六百文;外来游民酗酒赌博逞豪,原告帮堂钱二干四百文,被告出差钱四千八百文,帮脚步钱一千二百文”。羌族土司只能处罚,若判死刑,要报州县批准。汉人犯罪,也要转到州县。

  土司为加强其统治,多提倡修建寺庙。各土司区庙碑上多记载土司倡导捐款修庙,土司拿一点钱领头修庙,表示“关心”百姓。土司并捏造祖先神话,愚弄百姓,如沙坝土司说,他祖先来时骑着神马,到了沙坝,神马不走了,于是就住下来。但当地百姓说要沙滩搬走了才肯让出地方,他便请喇嘛念了四十八天经,流沙就迁走了。又说苏家为皇家除了大蟒、蟒头上有七颗夜明珠,三颗被天上收去,四颗献给了皇帝,皇帝便赐给了他家四顶土司帽子,就是沙坝、水草坪、巴草村、大定沙坝四家苏姓土司。牟托沙坝等土司立碑夸耀祖宗功德,岳西、陇木、静州等土司到处立碑,显示其威势。各土司都给祖宗修建坟墓,立墓碑向百姓炫耀。
 
  土司是因帮“皇帝”镇压羌族人民有功而受封的。明丁玉平定羌族后,朱元璋就下令宣各土司进京“朕面慰之,以示万羁縻”,土司也以朝见皇帝为荣。陇木土司述其朝见时说:“三年见主子”,随带土货如核桃、油竹笋、梨、枣、药篙菜和药材等,全付仪仗,高举官衔进贡牌子,沿途州县派使马前迎送。到京“主子招待”,赐花翎补服、金杯玉筷和银子绸缎。算起来土司有名有利。所以过去土司要各户制备明火枪,平时自备火药,一旦“皇上”征调,就奉令出征。明以后羌族土司,忠实地配合封建王朝统治羌族人民。

  土司利用民族隔阂,以巩固其统治。土司都禁止汉族农民与其所辖人民互相交往,并不准汉人迁人辖区。如静州董土司一九四二年碑、示:
   
 “招赘入婿顶各项差事门户者,不准招进汉民,违者产业充公”。

“汉民不得置买土民田产,违者充公”。

 
  又岳西土司在清代同治五年(一八六六)木牌布告上规定。“禁止私招外来之人,希图渔利,以致地方多生事端,其累不小.......有寨中私招外来不法之徒,以挖药烧井(硷) 贸易为由,在境滋扰.......”。

  汉人到土司衙门诉讼,所纳“帮堂钱”加倍。如静州土司规定:本旅原被告各应缴帮堂钱一干六和二千四百六,而汉人则为二千四和四千八百文。

群众负担与反抗 

  羌族地区土司所辖村寨很少,而土司一样讲派场门面,所以百姓负但相当沉重。其正粮叫“麦粮”(如沙坝土司向张奎五寨三十几户即收十石八斗多麦粮,沙坝村二十户要给土司十两八钱八分银子)。附粮有猪膘粮、羊子粮、蜂粮、黄蜡粮、鸡粮、扫帚粮、椒子粮等等,统称“草纸粮”(附粮)。种烟后土司还加收烟粮。沙坝农民谈过去要给土司“送青”,不管菜蔬、庄稼新熟都要先“孝敬土司”。杀猪宰羊,猪肝羊肺要送土司,送礼时土司只赏一碗酒,四两肉和一个馍馍。陇木土司管的磨扒,连结婚也要纳税,山林全归土司所有,烧炭、熬碱,须先向土司送礼。陇木土司为了便于收粮,由衙门通过山上修一条大路通白石马槽和渭门沟。

  土司每年要出巡两次,届时要百姓送礼。静州董土司出巡到渭门关沟,除收礼外,并正式牌示:“本司游寨过山伕马,每一团认伕马钱十二千文”。清末岳西土司见出巡有利可图,每年由两次增至五、六次,结果黑虎乡羌民起来反抗,向州官控告土司,满清政府便趁机将土司取消。

  另外,还有劳役。土司的土地由百姓无偿代为耕种,土司只管饭吃。土司修衙门,由百姓出工修筑,静州土司修衙门时,渭门沟百姓从很远的地方给他运送木料。轮流当差百姓,要给土司烧烟、点火、倒茶。陇木土司一九五三年上下马还要百姓作踏脚,经百姓反对才取消。

  由于土司对人民剥削太重,人民常有反抗,如传说沙坝百姓被苏家土司祖先赶走后,百姓咒苏家人口只能到九十九家。沙坝土司清明衙门失火后,要百姓一家缴一根木头和出劳役重修衙门,张奎五寨起来反抗,该寨就“脱土归州”。汶川簇头高土司因为向百姓要鸡要蛋,大约在清嘉靖年间全寨百姓把土司全家杀死,簇头就归了朝”(清朝)。竹木坎团总孙老虎父子抢土地,拉壮丁,一九三八年被羌族人民杀掉。这些都是羌族反抗土司压迫的具体事例。

  羌族的本族土司,由于历代王朝的分治政策,所辖地区由三个至几个村寨不等,人少地窄,并逐步受到削弱,实际只能依靠封建王朝的“大朝”以维持“小朝”局面。就其统治说,完全是封建性的,就其人民的负担说,是双重性的,且土司以所管辖地区少数的人民和土地,来供其阔绰生活的费用,人民的负担也就特别沉重,从而愈益遭到羌族人民的反抗。


责任编辑:热麦卓什蕃
数据统计中!!

投票

鍙嬭崘浜戞帹鑽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我要投稿 | 招纳贤士 | 网站公告|

Copyright 2012-2014 Cnqiangzu.Com Inc 中国羌族网 联系电话:0837-7425660 尔玛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3023181号

免责声明:本网站属公益性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机构所有,如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