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组织机构
社会视窗
图物纵览
羌乡旅游
民族学术
人物专栏
影视
音乐
在线学习
特产展示
工艺展示
文化荟萃
子站
其他
  • 网站专题
  • 友情链接
  • 热门标签
  • 我要投稿
  • 简繁转换

您的位置:主页 > 文化荟萃 > 概况 >

西蜀岷山考

2013-02-19 16:47 | 来源:羌岷网  | 作者: 张翔里 
点击:222次 共有 0条评论免责声明 打印|字号:
近人研究西蜀者,均以现在四川省之行政区划为据,或者就是套用汉、唐时期的地域,即以蜀郡地域。

一、岷山(蜀山)是昆仑山
 
  近人研究西蜀者,均以现在四川省之行政区划为据,或者就是套用汉、唐时期的地域,即以蜀郡地域。我们讲西蜀,何渭西蜀?西蜀既泛指中原王朝以西地区之地域范围。它包括四川、云南、西藏、青海、宁夏、内蒙、甘肃、新疆以及陕西西南部的广大地区。因为在夏朝开国以前是属于万邦部落或氏族集团,那时是沒有疆域的概念、它是指中国整个西部(青藏高原地区)的西羌人地区为蜀。我们现在单就“蜀”字而言,“蜀”是饲养在竹筐里的虫,是什么虫呢?显然是蚕。甲骨文将“蜀”写作“蜀”,也是装在竹筐里的虫。«说文»谓蜀“葵中蚕也、从虫、上目象蜀头形、中象其身蜎蜎。”童恩正先生在«古代的巴蜀»一书中写道:“蜀与巴一样最初应该是一种民族的称呼,这一民族原是属于古代氐族的一支。”王家佑先生在«一夫娶二女婚俗起自蜀山»一文中说:“四川西部兼及青海、甘肃古称为蜀,蜀字意为大眼,独眼人。蜀与民通,民亦刺眼于额上,故蜀山亦岷山。岷又写作汶,犹大禹字文命。禹即禺(独)蜀山即崇山,崇高、原始之意,即五千年前的昆仑。”(四川广汉三星堆和金沙遗址出土青铜面具人物即此、故蜀文化为岷江流域氐羌文化)。这里明显指出蜀即岷,蜀也是岷山之意,出生在岷山古蚕陵之部的蚕丛(虫)氏号蜀山氏,蜀也就是蚕丛部族,由于其始发于岷山,(蜀山)而得名,该为氐羌原始初民。杨雄在«蜀王本记»中称:“蜀先王者,有蚕丛、柏權、鱼凫、开明,蚕丛始居岷山石室中。”«华阳国志»记:“蜀先称王,有蜀候蚕丛,其纵目,始称王,死作石棺椁,国人从之。”黃帝元妃嫘祖与蚕丛当为同一部落或氏族。由于第一代黃帝从妻居,故蚕丛带领部落部份族民沿着岷江而下开发了成都平原,其后的鱼凫、杜宇、开明前后肇启自岷山并沿着蚕丛开创之基业继承了祖业。相传嫘祖是中国养蚕缫丝之始祖,因其母族在岷山间积累了丰富的饲养蚕的经念,并缫丝织出了华丽的蜀锦。嫘祖之夫黃帝承嗣了始居岷山石室的蜀人基业就顺理成章了。随后黃帝带領本族(氐羌)与蜀族一部份东迁进入中原,战胜了炎帝族的后裔,并九战蚩尤,因得到人首鸟形的玄女之帮助,才大获全胜,从而完成了中华民族的肇造之基(另文产述)。始居岷山石室的蜀人为纵目是古氐羌人的風俗,即在额中用朱砂画一眼。秦朝末年人们为了继念修建都江堰水利工程的二郎神(有人称为李冰父子)将二郎神也塑成纵目,即额中一眼。            

  我们有理由认为李冰父子为氐羌人,司马迁著«史记»称:“冰建都江堰”,其后班固编«后汉书»在司马迁史记的基础上加一“李”字、即李冰治岷江水修建都江堰沿袭至今。 
 
二、研究岷山的又一证据
 
  崇山是岷山支脉,就是王家佑先生所指的昆仑。现屹立于青藏高原之昆仑是西汉时期,张骞从西域返回长安后,汉武帝为了对外扩张,而将西域蛮荒之地的一座大山命名为昆仑而沿袭至今。故现代研究学者,研究昆仑传说就隐藏进了历史的迷雾中,以致后人不知其祥。 
 
  近代以来 ,凡是属于带虫字旁的字,人们都有一种厌恶感。而远古人类对于自然界的认识是有限的,认为凡是动、植物都有生命,都可以作为氏族的徽记,而虫在他们眼中是不可战胜的,是属于褒义词一类的。岷山河谷农田中有一种虫是蚕卵浮化而成的,当地人称“老母虫”这与嫘祖称老母有关,老母是指黃帝正妃嫘祖,而中国的训养蚕桑缫丝业肇启于岷山(昆仑),相传嫘祖始养蚕,蚕蜕变之虫为老母虫。 
 
  “五四”新文化运动以前的小说、戏剧中都将老虎称为大虫。在古人眼中龙也是虫类,崇龙之族首推蜀人(氐羌),蜀人是中华民族炎黃系的根,故此炎黃均出自岷山(昆仑)蜀人中。所以远古时期仓颉造字,将“蜀”字这样定型似乎也隐藏着龙族的意思在里面。同时我们还不难发现自新石器时代以后,蜀的先祖们就是按照动物的样子来创造神的,而人形神是道教兴起后,古印度佛教传入中国,两教派在争夺生存空间和教民时的创举。原生状态之神是他(她)们在自已的发展中不断地与自然界作斗争,可能是得到了某种实体动物的支持,由此而产生了动物崇拜,例如蚕、龙、蛇、虫等。
 
  «山海经»中说:“岷山之神,马首龙身”。当时岷山地区出产马龙,在夏朝及以前龙是岷山地区外出必须的交通工具,龙助大禹治水,现岷山有黃龙、卧龙等地名,也有很多龙助禹的传说。龙在春秋战国时期岷山地区就灭绝了,在阴商时期善于养龙的拳龙氏亦出自岷山。龙在岷山地区最后消亡的时间大约在公元前1500年左右。

  西汉时期司马迁将冉駹记为一个民族,其实冉是龙蛇之意,而駹是岷山地区出产的马龙。现代羌人自称:“日麦”、“日玛”、“尔玛”也许是司马氏汉字记音误将其名,而西汉王朝对边地根本就不那么重视。《山海经》中说的“都广之野”,都广之野随着三星堆和金沙以及成都平原一系列城市文明遗址的发掘出土说明,“都广之野”指的就是成都平原,再沿岷江上游一带是为“冉駹郡”。冉駹郡只是一个虚设的机构(即中央王朝编制序例之中和版图上),西汉王朝并未真正在那里建过郡治,也沒有所封封赐官员(查史籍无此记载),后世民间称这一带为冉駹国。司马氏写«史记»沒有到过岷山地区的“冉駹国”,而是在蜀郡听人介绍而己,当时该地区的氐羌人正在与从甘青地区南下的羌人,进行一场争夺该地区的生存权的战争,现在的史学界称为“羌戈大战”。当时汉武帝派张骞带人在蜀郡分三路寻找蜀地通往身毒(印度)的商道(丝绸之路)。从蜀郡往西北岷江而上的这一支二百多人的使节队伍,在岷江流域被战争的双方消灭,致此,这一条中国最早的对外经济、文化交往的窗口被关闭,这条神秘的丝绸之路就隐藏进了历史的迷雾中而不为人知。
  
三、司马迁对岷山地区民族的表述之不当与相关论证
 
  司马迁记述冉駹郡有六夷、七羌、九氐这只是一个约数,而不是实数。其实岷山地区当时只有氐羌民族,正如一九三五年中国工农红军在岷山地区称这里的居民为“夷”、“番”是一个道理。 
  
  羌族地区“五里不同天”,服饰、语言都有差异,很多学者将羌人分为“万国人种”,就不难发现问题的所在。如果司马迁到过冉駹,那么他就不会使用“其王候颇知文书”,这文书是汉文、蜀文、还是氐羌文,又是否是其他少数民族文字(书)呢?史记中我们还不难发现司马迁记述松潘的边地西北至酒泉、敦煌一带是有错误的。酒泉和敦煌中间相隔了青海省大部,可想而知他根本沒有深入过岷山地区,如果司马迁深入过岷山地区那么他就会了解到岷山就是昆仑山。 
 
  蜀山(汶山)称为岷山还有一个原因是发源于岷山的有缗氏一族。有缗氏一族之祖居地就在西汉时期的广柔县一带(现在的茂县、汶川、理县、黑水、石泉、灌口)。由于有缗氏一族跟随北上东进的大禹进入中原治水成功后在山西、河南一带建国。该族与禹是血亲关系,故禹将其族封现山东一带建国。由于该族系中多出美女,夏王朝中王候多娶该族女子为妻。后来有缗氏一族就将祖居发祥地的蜀山(汶山)称岷山了,山东从此以后就有了所渭的“蜀”、“岷山”、“汶水”之类的地名称谓,他(她)们的目的是不忘祖先的发祥地,同时氐羌人还有父子连名的习俗,祖祖辈辈的长子或幼子继承祖业就使用父亲的名字。其后朝廷发生族別之争,有缗氏走上了与夏王朝为敌的道路。夏王朝为了巩固国家政权不得不发兵征伐与自已有血缘关系的有缗氏一族。 
 
  综上所述为什么这座横跨川、甘的蜀山(汶山)、岷山(昆仑)在远祖们的眼里和意识形态中如此重视,因为自夏以前的人文始祖(包括西周、秦)都出自昆仑岷山,同时岷山又是中国牧、农业发展之祖原地。由于蜀地岷山间的氐羌先民发展牧、农业的时间在一万年以上(牧、农业发源地考另文论述)。据调查考古中原农业的发展并未经过牧业文明阶段,华北平原在八千年以前仍然是沼泽湖泊地带,所以是迁徒中土的神农氏一族及其后裔直接从岷山地区带去了先进的农业耕种技术并将农业文明提高到了一个新的水平,通过艰苦的努力开发中土。有鉴于此不外乎易经中才有了“坤卦”中将蜀称为“人之源”也是值得可信的。总而言之,发源于昆仑岷山自称蜀的氐羌人才是中华文明之源,黃色人种之根。以昆仑神话为华夏民族的神话传说框架构成了中华民族的神话基础,为此岷山才是中华民族的根。

注释:

  豪怕——四川松潘方言“可能”之意 


参考文献:

  苏秉琦“中国文明起源新探”、1999三联出版社

  张翔里“神秘的中国西羌丝绸之路”、阿坝师专学报2006、2期

  温廷均“民国·松潘县志”1943年上海商务书局


责任编辑:热麦卓什蕃
 

数据统计中!!

投票

鍙嬭崘浜戞帹鑽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我要投稿 | 招纳贤士 | 网站公告|

Copyright 2012-2014 Cnqiangzu.Com Inc 中国羌族网 联系电话:0837-7425660 尔玛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3023181号

免责声明:本网站属公益性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机构所有,如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