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组织机构
社会视窗
图物纵览
羌乡旅游
民族学术
人物专栏
影视
音乐
在线学习
特产展示
工艺展示
文化荟萃
子站
其他
  • 网站专题
  • 友情链接
  • 热门标签
  • 我要投稿
  • 简繁转换

您的位置:主页 > 文化荟萃 > 历史 >

羌人——远道成都平原的迁徙者

2013-02-24 16:45 | 来源:民族在线  | 作者:格布 
点击:164次 共有 0条评论免责声明 打印|字号:
大约距今3000到4000年前,中国西南、西北地区出现了一个赫赫有名的种族,叫羌人。

大约距今3000到4000年前,中国西南、西北地区出现了一个赫赫有名的种族,叫羌人。羌人的文化,在当时很是先进,他们已经开始了耕作,引领天下之先,历史上教民务农的共主炎帝据说就是羌人;羌人漂泊无定,迁徙无常,很多民族都把他们奉为祖先。据说,羌人的一支就是蚕丛部落,他们迁徙到了成都平原,创造了辉煌的文明。

古蜀探秘

  
羌人与古蜀人,自古即有渊源。商朝时期,羌人由于深受商朝军队压迫,被迫往西南、西北方向迁徙,他们的一支,来到岷江上游,历经千辛万苦,战胜了当地的戈基人,一跃成为统治者。不过,这并不是羌人的终点。此后,羌人据说又迁徙到了成都平原上,此次迁徙,引发了成都平原一场剧烈的变动。国家成熟,青铜文明出现,一种新兴文明笼罩了整个成都平原。

背井离乡迁岷山

  
大约距今3500年前的一天,一场硝烟弥漫的激战在黄河流域的丛林中爆发。成千上万的商朝士兵,在将领的率领下,步步逼近丛林中的羌人。商朝士兵训练有素,武器先进,或许已经使用了锋利的青铜兵器;羌人仓促迎战,兵器多是木棒、石头,很快一败涂地。战败的羌人纷纷缴械投降,商朝人把他们的双手捆绑起来,就连那些妇女、幼儿,也未能幸免。不过,商朝军队似乎并不急于杀死他们。

  商朝军队押着羌人,踏上返程。他们已经顺利捉到了大批羌人,接下来的任务,便是把他们带回朝歌(一说为殷,历史上的商朝并不止一个都城)。

  行至朝歌,这些羌人的悲惨命运开始了。和商朝军队掠夺的其他部落的子民一样,他们被强行充作奴隶,作为商朝统治者驱使的工具。白天,在商朝士兵的监视下,男奴隶在农田里除草耕作、在森林中伐木开荒;女奴隶纺纱织布。晚上,则被锁在潮湿的监狱中,日日如此。稍有不慎,便会招来杀身之祸。

  商朝军队的暴行自然得到了商王的默许,历史上,历代商王都把掠夺奴隶作为国家的一项重要内容。当时的羌人,分北羌和马羌两支,还是商朝的一个方国。羌族是中国一个古老的民族,历史上第一任共主炎帝、治水的大禹,据说都是羌人。羌人大约生活在今天的甘肃、陕西西部、山西西南及河南西北一带,因此,史书里也有说羌人和商朝人杂居的。当时,羌人离商朝人不远,每到商朝人需要奴隶的时候,羌人往往首当其冲,难逃厄运。

  商朝的史官,用甲骨文把商朝人对羌人的暴行记录在案。商朝对外发生战争时,叫“登人出战”,“登”一说是指临时征集兵源,一说男女到了一定年龄后登记入册,相当于户口一样。商朝人“登人出战”,去三千、五千人如同家常便饭一样,登人一万以上就很少见。不过,武丁时期,女将妇好就率领过一支一万三千人的大军去讨伐羌人。除此之外,未记录的商朝人与羌人的战争更是多如牛毛,数不胜数。

  这些羌人除了耕作畜牧外,还常被用作殉葬的人牲。甲骨文中羌人被杀的记载不下数十处:“杀三百个羌人来祭祀神灵”、“今天祭祀,需要杀10个羌人”。羌人还多会和牛、羊一起被屠杀。历史上,大乙、小乙是商人祭祀神灵的好日子,自然少不了杀人助兴。当时,商王制定的标准是:五个羌人配三头牛,三个羌人配两头牛。在商朝人眼中,羌人的地位甚至比不上畜生。也正是因为需要大量的羌人用于殉葬,随着商朝军队的出动,越来越多的羌人被捉到朝歌,不是劳役终身,便是用作人牲。

  许多被抓的羌人不堪忍受,纷起逃亡。被捉到后,命运更是猪狗不如。甲骨文里面说,有一次,一些羌人逃跑后被捕,商王吩咐士兵把他们桎梏起来,男的双手绑在身后,女的绑在身前。也有一些羌人侥幸逃脱,商王便吩咐士兵前往追击,那架势,大抵是不追上不罢休的。

  羌人对商朝人无比憎恨,甚至希望他们早死,却又不得不背井离乡,往别处迁徙。他们的一支,往西南走,到达了岷江上游的黑水、汶川县一带。不过,这里依旧不是他们的安乐窝。

羌戈结怨大征战

  
离开甘肃、陕西一带的羌人跋山涉水,来到岷山和岷江上游一带,这里群山环绕,植被丰茂,走兽众多,是安居的好地方。不过,戈基人早已视此处为乐土。

  历史上,戈基人是一个神秘的民族,一说他们是冉人,一说他们是彝人,也有说他们是氐人的,并无定论。羌人的创世史诗《羌戈大战》说,戈基人很懒,居住在石洞里,只吃肉不畜牧(大抵还处于原始狩猎阶段),只收获而不播种(大抵还没有掌握耕种技术);他们还采摘野果,渴了就喝雨露,不懂得使用火,生啖兽肉,跟原始人并无区别。

   戈基人生产水平低下,行事怪异,打起仗来却是一把好手。他们身材矮小,却粗壮有力,齿大如指,撕扯有力。刚刚迁徙到岷江上游一带的羌人本想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反而被打得四处逃窜。胜利了的戈基人依旧劣性难改,他们连狩猎都懒得去了,经常成群结队去偷羌人的牛、羊来吃。

  羌人恨之入骨,他们想了很多点子来对付戈基人。《羌戈大战》说,有一次,羌人偷了天神的一只瞎眼、独角、断尾的牛,把肉吃光了,带着牛筋、牛骨等一些下角料去找戈基人打平伙。说:“你们拿点酸菜过来就可以了。”戈基人又笨又馋,看见吃的高兴得不得了,吃的时候也专挑牛筋、牛骨啃,羌人却只吃酸菜。吃完后,戈基人把骨头也带了回去,埋在门槛下。

  天神发现牛丢了,怒不可遏,下来寻访,看见戈基人的门槛下埋的都是牛骨头。他让戈基人张开嘴巴,牙缝里全是牛筋渣,羌人嘴里却全是酸菜。可怜的戈基人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就这样被陷害了。在天神的调解下,双方约定,举行三场较量,一决胜负。

  第一天在坡地里比赛。天神把羌人叫来,让他们到山里砍伐树木,削好了做武器。戈基人也去求教,天神记恨他们偷牛之过,顺手就指了田里的麻秆。结果,戈基人的麻秆根本不顶事,倒是羌人手中的木棒,打得戈基人四处逃窜。

  第二天在高山上比赛。天神教羌人使用白石头,又教戈基人使用雪坨坨。羌人的白石头把戈基人砸得头破血流,戈基人又输了。以后,羌人每捡到白色的石头,便像宝贝一样置于高处,世代供奉,桃坪羌寨至今仍然以白石为尊。

  戈基人不服,还要比试。天神又让他们比赛溜索过河。羌人手抱溜筒,戈基人用牙齿咬索。滑至半路,天神向他们发问,羌人手抱溜筒,嘴里答应一声就一个个过去了;戈基人松口答应,就一个个跌下万丈深渊摔死了。天神发了一场滔天洪水,把戈基人的尸体冲得干干净净。

  经过三天的比试,羌人终于战胜戈基人,在岷江上游扎下了根。此时的羌人,并不落后,在《羌戈大战》中,我们便可以看出一二:羌人已经懂得了制作馍馍,说明他们已经可以识别五谷,一说最早的耕种,就是羌人开的先河;羌人的兵器,虽然不比商朝人先进,棍棒石块,威力倒也不差。这些地方,戈基人都相形见绌。

  战胜戈基人后,羌人十分得意,从此,他们自称为rma(羌语),意思是文明的牧羊人,那神态、模样,大抵是无限自豪的。

再迁成都治水患

  
在岷山站稳脚跟后,一部分羌人又试图向成都平原迁居。岷江上游多是崇山峻岭,树木茂盛,耕地却很少,土质又坚硬,并不适合种植五谷。气候也寒冷异常,冬天下的雪,到了第二年夏天还化不掉。他们发现成都平原水土丰茂,又动了迁徙的念头。

  此时的成都平原被称为“卑湿”之地,水害频繁,并不适合居住。一些土著部落已经占山为王,名气最大的是彭人(大约生活在今天的彭州一带)、濮人(一说成都平原上的濮人,就是巴人)和梁人。蒙文通认为,蜀地境内的小部落,星星点点分布在成都平原上,不下数十个。这些土著部落祖祖辈辈在这里生活,已经有了千年的历史。羌人想到成都平原安居,这些土著部落是一个关卡。

  土著部落虽多,所幸他们不知联合,割据一方;也未懂得耕种,只知狩猎捕鱼,因此并不足惧。此时,刀耕火种多年的羌人早已强大了起来,一个统一的部落已经形成,羌人部落以“蜀”为号,叫蜀族,部落酋长就是赫赫有名的蚕丛(也有说蚕丛是被羌人击败的戈基人的首领)。

  蚕丛王率领部落,向成都平原进发,他们从岷山下来,顺岷江而下,经灌县(都江堰)、郫县来到今广汉一带。彭人、濮人、梁人寸土不让,不过,他们并不是羌人的对手,蚕丛王各个击破,成都平原很快易主,落到羌族手里。接下来,自然是治水。羌人治水颇有心得,帝舜时期,用疏峻的办法治理全国洪水的大禹,据说就是羌人。对羌人来说,全国的水都能治,区区岷江的洪水又有什么问题呢?

  水退之后,淤泥是最好的肥料。成都平原水网密布,沃野千里,是理想的栖居之地,羌人在这里耕作生活,早先的部落面貌也一步步发生变化。他们已经告别了树皮、兽皮,开始量体裁衣,衣服是丝制的,左边开口,叫“左衽”,头发盘在脑后,叫“椎髻”,真不愧是一些文明的羌人。尔后,蚕丛又以武力挫败其他土著部落,建立蜀国。

  大约距今3000年,世界文明古国相继迈进青铜时代,新石器时代结束。跟这些文明古国相比,蜀族的青铜铸造技术也丝毫不逊色。高260.8厘米,堪称中国青铜雕像代表的青铜大立人,高达396厘米的青铜神树,神秘莫名的青铜人头像和纵目面具。3000年前,成都平原上,一个伟大的青铜国度冉冉升起,光芒四射。

助周伐纣报深仇

   
蚕丛之后,柏灌即位,数百年后,鱼凫王又接过柏灌的衣钵。经过历代蜀王的治理,古蜀国逐渐强大。此时,中原地区却并不安静。商王纣暴虐无道,早已激起了天下人的公愤。天下方国蠢蠢欲动,战争一触即发。

  居住在岐山下周原(大抵相当于现在陕西泾水下游,渭水北岸,咸阳以北)的周人最早起事。他们的祖先,据传是尧、舜时期教民稼穑的后稷,别姓姬。周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方国,历经太王、文王的治理,并有太公姜尚这样的贤臣辅佐,国力逐渐强大,与商朝人的矛盾也日益凸现。史书里面说,商王武乙有一次到渭水一带耀兵示威,被雷给劈死了。这件事,周人颇有嫌疑。

  到了武王这一辈,周人开始筹谋伐商。首先自然要联合其他部落,当时成都平原上的蜀国,也在笼络范围之内。公元前1026年冬,姜尚派使节入蜀,联络鱼凫王,相约次年春天,进军朝歌。蜀族与商朝人可谓有血海深仇,昔日不知道有多少羌人惨死在了商朝军队的利刃下,如今有报仇的机会,自然不容错过。鱼凫王派出了古蜀国最强大的部队,会同周师,北上伐商。

  参加伐纣之战的羌人并没有让国人等待太久,在战场上,他们每每冲在最前线,奋勇杀敌。商朝营中,一些蜀人还劝说其他奴隶倒戈。在牧野之战,商军溃败,“血流漂杵”。商纣知大势已去,把珠宝带在身上,爬上鹿台,放火自焚。羌人与商朝人数百年的仇恨,终于一朝得报。


责任编辑:热麦卓什藩

数据统计中!!

投票

鍙嬭崘浜戞帹鑽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我要投稿 | 招纳贤士 | 网站公告|

Copyright 2012-2014 Cnqiangzu.Com Inc 中国羌族网 联系电话:0837-7425660 尔玛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3023181号

免责声明:本网站属公益性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机构所有,如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