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组织机构
社会视窗
图物纵览
羌乡旅游
民族学术
人物专栏
影视
音乐
在线学习
特产展示
工艺展示
文化荟萃
子站
其他
  • 网站专题
  • 友情链接
  • 热门标签
  • 我要投稿
  • 简繁转换

您的位置:主页 > 民族学术 > 羌学研究 > 文学 >

羌族神话——离幻的神创万物时代

2014-04-21 11:47 | 来源:羌文化传承创新与区域经济发展研  | 作者:王术德 
点击:190次 共有 0条评论免责声明
羌族神话中世界的构成、对造山运动的粗浅理解、母系社会的影子、对火的崇拜等内容,揭示出羌族神话是一个离幻的神创万物的世界。

  神的形象是从人类超凡的想象当中产生的,是人类对自己所不能做到却又想做到事情的综合想象体。羌民意识当中神的产生和对神创万物的意象,也是羌民创造和改变世界的一种社会实践。

  一、神性和物质构成的世界

  和世界上所有民族一样,羌民族对世界的构成充满着无穷的想象,并构成了一种独有的构想。当然,人类对世界构成不外乎两种概念:物质和思维。羌民将两者用通过幻想,奇妙地统一在了一起,用稚嫩的神话语言,道出对世界构成的粗浅认识。

  羌族“释比”唱经以及通过唱经转体变异的神话故事里都有这样一种讲述:天神曲格和地母红满西存在于混沌宇宙中,两者身形虚无缥缈。若干年后,宇宙中形成了两个类似蛋的天体,不久便破裂,一者裂出一块青石板,一者则孵化出一只大鳌鱼。天神和地母决意用两者造天地。地母牵来鳌鱼,让它躺着,天神背来青石板,放在鳌鱼的四肢上,让它撑住。然而鳌鱼毕竟是活物,四肢不停的动弹,青石板放上去后又落下来,费了很大周折,才勉强将青石板放稳’此时的世界动荡不已。天地搭好后,疲惫的天神躺在地上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于是世界就有了流动的空气;淌下的汗水则形成了江河、湖泊和海洋;而地母红西梳头时,梳落的头发变成了森林、草原;梳下的虱子则变成了无数的飞禽走兽。

  天神和地母虚无缥缈,有形却又无形,故事中讲到的天神吐气,地母红满西梳头,看起来和混沌中存在的两者形象似乎有些矛盾,但羌民却仍然这样幻想:一种有形却无形的意象,一种神性和物质的叠加,一种现实和幻想的交织,构成了羌民五彩斑斓的神创世界的空灵想象。

  二、对造山运动的粗浅理解

  人类对自然界的变化在幼年时期的理解都是从幻想开始的,羌民族世代居住在地震活动相当活跃的龙门山山脉一带,随时都面临着地震的威胁,自然地理知识贫乏的羌民无法想象地震能量是如何爆发出来的,人们只能通过对神灵的想象,来认识地震给世界所带来的变化。

  有这样一则故事,讲述了羌民对地震活动的最初认识:天神曲格和地母红满西造好天地后,天地都很不稳定,于是地母造了一只狗,放在大鳌鱼的耳朵里,并告诫说:“它就是你的娘舅,如果你再动,它就会惩罚你。”就这样,大鳌鱼总算安静了下来,大地稳固了。

  地母生有一女,为癞蛤蟆之身形,蛤蟆女恶其身形丑陋,总想脱下蛤蟆皮,恢复女儿身娇的娇美面貌。一条恶毒的蛇怂恿蛤蟆女说:“要想变地娇艳美丽并不难,只要脱下你的蛤蟆皮,放到火坑里烧掉,你将成为最美的女人”。蛤蟆女听后非常兴奋,第二天,趁地母出去之机将蛤蟆皮脱掉,直接放到火坑中烧掉,她哪里知道再过一天,蛤蟆皮将会自动脱落,变作娇艳无比的仙女。更糟糕的是,蛤蟆皮的焦臭味,惹得黑狗心里直发痒,黑狗从鳌鱼耳朵中钻出,去嗅那发出焦臭味道的地方。那鳌鱼见黑狗走了,便开始不停地动弹起来,于是整个大地摇晃不止,眼看鳌鱼就要翻身了,天地即将在瞬间崩塌。情急之下,地母不停地唤狗,让它去咬鳌鱼的耳朵,自己则拿着手中的棒槌,敲打着不断隆起的地面,又让女儿拿着织布刀不停地砍击大地,经过一番努力,鳌鱼总算停止了动弹,大地恢复了平静。然而,放眼望去,原来一马平川的大地已经面目全非,隆起的地方变成了高原,用棒槌和织布刀打击过的地方则变成了高山峡谷,其余的地方则成为了平原。地母为诅咒恶毒的蛇,让它变作冷血动物,被世人永远追打;蛤蟆女则留在人间受劳役之苦;失职的黑狗被挖去双眼,一只挂在东边,化作太阳,一只挂在西边,化为月亮,东升西落,照亮苍茫大地。

  虽然故事荒诞离奇,但不难看出,羌民在日常生活中对地震前兆有着细致的观察,当中所出现的癞蛤蟆、蛇、狗,正是羌民在地震出现前的参照物,癞蛤蟆成群在田间地坎跳跃,群蛇出洞、犬吠不止视为地震前的不祥征兆,在科技条件落后的羌区,生活的积累让人们对地震所带来的造山运动,用真实事物予以幻想,并形成了对地震这种自然现象一种亦真亦幻的粗浅的理解。

  三、母系社会的影子

  人类社会最初是从母系社会开始发端的,在羌区现在仍然可以感受到母系社会遗留下来的一些影子,如茂县西湖寨传承的瓦尔俄足(汉语称歌仙节或领歌节),参加祭山敬塔,并领歌回来的只能是女性;羌区儿女结婚办喜事,老人寿终办丧事首先得通知娘舅家,娘舅未到不能开坛,不能发丧,诸如类似的风俗很多,千百年的移风易俗从流传下来的民间故事中可以看出羌民对母性的崇拜。

  世界上几乎每个民族都崇拜太阳和月亮,但大多都将太阳奉为阳性(男性),将月亮奉为阴性(女性),而在羌民的意识范畴中,太阳为女性,月亮为男性。

  洪水朝天以后,天地间只剩下从木桶中逃生的兄妹俩,为继续繁衍人类,天神决意让兄妹俩结婚,并托梦传达给兄妹天神的旨意.俩兄妹死活不肯。土地公劝告说:“人类必须繁衍下去,你俩可去拜山中的神庙,如果神庙和大树都点了头,你俩就结婚。”兄妹俩照做,大树和神庙果然都点了头,兄妹俩仍然不愿意,土地公又让他俩各背一扇石磨到东西两座山顶,滚下石磨,两扇石磨如果相结合,俩人就结婚,俩人照做,果然两扇石磨结合在了一起。兄妹俩知道这是天神的旨意,便结了婚。婚后,生下一个肉坨坨,哥哥非常生气,将肉坨坨砍成一小块一小块,撒向四方。第二天,炊烟四起,到处都是兄妹俩的子女。妹妹羞于见自己的子女,就和哥哥商量分白天黑夜轮流守护他们的儿女,因为妹妹胆小,哥哥就让妹妹白天出来,自己则到夜间看护子女,妹妹走到东山化作了太阳,哥爬到西山化作了月亮,东升西落,永远的守护着人间的子女。

  太阳作为万物生长得基础,在羌民心中自然是神圣而至高无上的,将女性怍为太阳的化身,在世界上都是比较罕见的,由此可以看出女性在羌民心中至高无上的权利和母系社会的影子。

  同时,不难看出,故事中还有一些母系社会人类乱伦的影子,但随着文明步伐的迈进,人们产生有了羞愧鬼意识,并意识到了近亲结婚的危害性。余开始逐步规范人们的行为规范,从蛮荒的母子乱伦、兄妹成婚走向了“十二代不与婚姻”规范婚姻制度。

  四、迈向文明的步伐

  人类从蛮荒时代走向文明时代-标志性的一步,应该是发现并利用火。对火的崇拜在羌民心中占据着相当重要的位置,所敬奉的神灵中,天神(木巴或叫木比塔,羌语意为天界或太阳)之后便是火神(蒙格西,羌语直意为火之神)。天神也罢,火神也好,都是光明和温暖的象征,从蛮荒寒冷走来的羌民族对天神和火神的崇拜是情理之中的释比唱经和神话故事中都有这样的讲述,羌民族还处在母系社会的时候,部落首领名叫阿勿巴吉,贤能聪慧的女首领带领大家采集野果、狩猎捕鱼,虽说是在茹毛饮血的时代,但由于组织劳动和分配果实有方,加之气候不错,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一天,天界中的神灵来到刻尔别克神山游玩,当时人神还没有分开,阿勿巴吉带领族人刚好在山下采集野果,人们尽情地嬉戏,快乐的劳动。众神在山顶看见后,非常羡慕。

  回到天宫,嫉妒之神霍都向天神怂恿道:“人间的愚民不知好歹,既不敬畏神灵,还亵渎天神木巴的威名,”天神不假思索,勃然大怒,便命霍都惩治人类。狠心的霍都施展魔法,将寒冷降至人间。于是人间满天冰雪,食物被覆盖,族人一个个被饥饿寒冷折磨而死。困难没有吓到阿勿巴吉,她带领族人用歌声驱赶寒冷,并在冰天雪她中刨取食物。坚强美丽的阿勿巴吉感动了火神,同时火神也深深地爱上了阿勿巴吉。两人相恋后,阿勿巴吉吞服了火神送给她的红果于不久便怀了孕。火神离开前告诉阿勿巴吉:“孩子出生后取名为燃比娃,他将会是人类的英雄,人间太寒冷,长大后让他到天界找我取回火种。”

  燃比娃出生后果然有着超凡的本领,十一岁时,母亲阿勿巴吉告诉了他的出生和使命,燃比娃便立志为人间取回火种。历尽重重磨难,燃比娃终于在天宫找到了父亲——火神蒙格西。火神起初给他一把火把,刚走出天宫大门,便遇上了霍都,霍都斗不过燃比娃,便施展魔法用妖风将火焰吹出熊熊烈火,险些将燃比娃烧死;第二次,火神将火种藏在火盆中,又被霍都发现,霍都使出魔法,用洪水将火种熄灭;最后,火神送给燃比娃两个白石,将火种藏在其间带回了人间,从此,人类不再惧怕黑暗和寒冷。 

  一部唱经或是一则神话故事,现实又浪漫地反应出人类历史发展的足迹,从蛮荒到文明,一个重要的标志,就是人类发现并利用火。在自然火灾中,人类知道了火可以驱寒照亮,便想将火种保存下来。唱经中提到的火把和火盆里火种是最直接的首选,但由于两者的局限性,始终不能将火种生生世世相传。经过漫长的摸索,羌民发现白石撞击可以产生火,于是人类告别了黑暗和寒冷,告别了茹毛饮血的蛮荒时代,迈着坚实的步伐走向文明。这其中关键是对撞击取火的成功掌握。于是羌民将灵性的白石奉为圣物,不难看出羌民对白石的崇拜其实就是对火的崇拜。
   


责任编辑:热麦卓什蕃

数据统计中!!

投票

鍙嬭崘浜戞帹鑽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我要投稿 | 招纳贤士 | 网站公告|

Copyright 2012-2014 Cnqiangzu.Com Inc 中国羌族网 联系电话:0837-7425660 尔玛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3023181号

免责声明:本网站属公益性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机构所有,如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