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组织机构
社会视窗
图物纵览
羌乡旅游
民族学术
人物专栏
影视
音乐
在线学习
特产展示
工艺展示
文化荟萃
子站
其他
  • 网站专题
  • 友情链接
  • 热门标签
  • 我要投稿
  • 简繁转换

您的位置:主页 > 文化荟萃 > 文学 >

《茂县文化集成<土门片区卷>》序(节选)

2014-08-04 09:47 | 来源:中国羌族网  | 作者:谷运龙 
点击:92次 共有 0条评论免责声明 打印|字号:
文化融合也是文化的必然,但不能吃错了药、上错了床、认错了祖先。但文化坚守和文化发扬更是一个文化人的应有之责。

  想不到的是土门这般偏狭的地方,也会有那么宽泛、浩瀚、深远的文化,是否每一片树叶、每一粒尘埃都包含了文化的精粹,放射出那么瑰丽夺目的色彩。

  《茂县文化集成<土门片区卷>》就这样活生生、鲜美美地告诉我,让我感到汗 不敢出,更让我感到无知至极。

  土门是我的出生和成长地,我对那里的民风民情、生活起居,小到一句方言,大到系列故事都有所了解,很多东西甚至烂熟于怀。这些东西形成一种非石非雾非水非冰的自我形态,自然而然地牵引了我们的生产、生活乃至于生存,成为区域文明的底色和民族文化的主题,成为生产和生活中跃然于山水的神、翩然于空中的灵。

  几十年一路走来,时时犹新地记忆着儿时的许多场景:打麦时连枷翻飞,歌声悠扬;立房时号子起势,空中来喜。生活的场景:男女的山歌对唱,杀猪宰羊的宗教氛围。及至正月初二未婚男女相距而从的急切喜悦,八月十五以磬邀月的迷离神情。魅力四射的儿歌,回肠荡气的故事。一切的一切,都让我们的童年充满乡野那么纯真朴实的味道,让我们的青年赋予山林那么勃郁雄壮的韶华。尽管以后离开了那块很小的区域,但总是情之紧系。根之深扎。说的话总带方言,土里土气划定成长区域,总也跳不出那块没有任何藩篱的土地,总也钻不出那道无门的门。是不是就想煮餐蒸蒸饭,就着几块腊肉吃得嘴角流油,香啊!独行夜路时就会想起毒药冒,背脊生凉,倒抽冷气,夜宿江畔时,就会听见唤魂的呼喊。每年春节末到时心已归故,千方百计地都得归根一次,或听听老故事,或述述老交情,或吼吼老山歌,或看看老花灯。说老不老,弥久历新,唱得出情爱,听得出神奇,品得出味道,看得出颜色。会勾画出那么久远的场景,会迷幻人那么坚定的意志,会淡化人那么强烈的乡愁。那么巨大的力量、那么磁性的吸附,什么时候去想过这竟是文化的魅力。

  上世纪八十年代,每年春节回家,都会收获颇丰,年味十足。那时,故乡还没有普及电视,加之能源匮乏,年夜饭后,母亲必须去听书,说书人(应该叫唱书人)那里成了女人们聚集的地方,她们一边做着针线活一边听,竟也可以泪流满面、泣不成声;父亲必须去推牌九的,四方桌上也可以欢乐一个通宵;高龄的奶奶坐在柴疙瘩制造了满屋烟尘的火塘边独自守候她不多的“岁”,我们也都会找到让自己开心的去处。每年的初五是必然有龙灯进村入户朝贺祛秽的。无论是马马灯还是花灯都会给快去的年增添不少的欢乐和年味,掀起一番热潮。真是天天味不同、年年有盼头。

  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现代文明带着强势文化全副武装进村入户了,对现代文明向往已久的乡村庚即倒戈,倾情倾心于现代文明,春节联欢会扫荡似的在乡村攻城略地,一个倪萍让乡村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过年的每天都有好看的节目,男女老少一起被俘,渐渐地就看不见马马灯、花灯了,说书人也不再说书了,甚至连书的尸首都找不到了。正月初二小伙子与情人可以手挽手地过街了,老人很少守岁,牌九让位了麻将,争上游换成了斗地主。

  这些年,上面说到的那些花花绿绿的东西就荡然不存了。小伙子染了发赤橙黄绿青紫蓝,把故乡的街市都引爆了,女孩子穿了迷你裙、迷你裤、高腰毛衣。祖祖辈辈的穿着习惯给倒过来,穿里面的解放到外面了,被讽为不顺眼的时髦了、时尚了、时光了。青年男女敢于当众亲嘴了,可以不婚同居了。马马灯、花灯影子都看不到了。以前的山歌王子连山歌都不会唱了,以前的情歌王子不知情为何物了。乡村在人们心态、物态、世态的变化中面目全非了,故乡在现代文明海啸一般冲击下丧魂失魄。那些已经呈现老态的东西或被打得支离破碎,或被冲得东倒西歪,或流落街头哭泣,或独处一寓呻吟,不知道家在哪里,路在何方,谁也没有能力再去组织他们,积集成山、汇流成河、延文为脉。

  其实,土门这个地方本就多元文化的一个走廊,一个融合=孕育多元文化的母体,这在以前的文化形态和文化色彩中已经展示得较为充分,这种文化极大地成就了这方山水中的农耕文明,让这种文明在如水的滋润中洗练了这方人的心胸,使他们变得豁达而开朗、勤劳而殷实。

  但这并不说明地域和民族文化的可有可无,更不能说民族和地域文化的迷失或丢失是一件幸事,恰恰相反。

  就是在土门文化所处的这种凄惨场景中、面对的这种基因侵略的严峻形势下,面临这种“种”的灭绝的景况下,一行人毅然决然地一头扎进这种破碎的碎片中,专心致志地去抚慰那些受伤的心灵,真情实爱地去聚合那些四散出走的游魂,从而让失散的再聚、让断裂的重续、让临死的再生。让精神成为引领文化的旗帜、让责任成为植根文化的土壤。于是,我们方可以从这本文化集成中看到区域和民族文化的春华秋实,我心里又流过故乡文化那么清明碧丽的滔滔江水。但愿我的子孙们都能从中领略地域和民族文化的独特而恒久的魅力,从中去窥探文化的源和文化的自然流向。

  文化融合也是文化的必然,但不能吃错了药、上错了床、认错了祖先。但文化坚守和文化发扬更是一个文化人的应有之责。

 

责任编辑:热麦卓什蕃

 

数据统计中!!

投票

鍙嬭崘浜戞帹鑽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我要投稿 | 招纳贤士 | 网站公告|

Copyright 2012-2014 Cnqiangzu.Com Inc 中国羌族网 联系电话:0837-7425660 尔玛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3023181号

免责声明:本网站属公益性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机构所有,如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