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组织机构
社会视窗
图物纵览
羌乡旅游
民族学术
人物专栏
影视
音乐
在线学习
特产展示
工艺展示
文化荟萃
子站
其他
  • 网站专题
  • 友情链接
  • 热门标签
  • 我要投稿
  • 简繁转换

您的位置:主页 > 民族学术 > 羌学研究 > 历史 >

西夏王朝的王族拓跋氏的族属问题

2015-09-29 13:49 | 来源:中国羌族网  | 作者:佚名 
点击:164次 共有 0条评论免责声明
建立西夏王朝的王族拓跋氏的族属,在西夏史学界一直存在着不同看法,而且分歧较大。近些年来引起了研究者的兴趣,各执己见、壁垒分明,展开了热烈的讨论,问题的探讨也比较深入,但至今未见有取得一致意见的趋向。
       建立西夏王朝的王族拓跋氏的族属,在西夏史学界一直存在着不同看法,而且分歧较大。近些年来引起了研究者的兴趣,各执己见、壁垒分明,展开了热烈的讨论,问题的探讨也比较深入,但至今未见有取得一致意见的趋向。分歧的产生是由于历史记载上已存在了两种说法:据《隋书》及新、旧《唐书》党项传记载,党项是羌族一支,拓跋氏为党项八部之一,则当属羌系无疑。另一说拓跋氏源出鲜卑族系,根据是宋、辽、金三史夏国传中西夏王室记其先世“本魏拓跋氏后”。认为西夏王室本为羌系的,杨志玖在《西夏是不是羌族》答读者的短文中作了肯定的回答,其根据有三:一是史书如此记载,二是元昊称魏拓跋后是向宋朝夸耀门第高贵,三是从语言系属上属于羌系。其后有金宝祥《西夏的建国和封建化》、李范文《试论西夏党项族的来源与变迁》、韩荫晟《党项与西夏资料汇编?前言》、陈炳应《西夏文物研究》以及近年来出版的中国通史、西夏史中都持此说法。如韩荫晟在文中引元胡三省注通鉴说“党项亦自有拓跋氏”,称其“殆为定论”。他针对鲜卑说发表自己的看法,认为党项和吐蕃一样都被认为是羌族一支,“就语言和风浴习惯而言,党项和吐蕃似有血缘关系。党项早期的八大氏族中,拓跋氏最强,始终处于主导地位。因拓跋一词与后魏拓跋氏同音,而元昊又自称‘祖宗本出帝宵……创后魏之初基’,后人竞因而附会,把党项拓跋氏和鲜卑拓跋氏混为一谈,以为党项出自鲜卑。共实后魏自孝文帝实行汉化以来,从公元5世纪70年代起,拓跋氏就改成了元氏。而鲜卑族迁徒到青藏高原的一支是吐谷浑,系出慕容氏,不姓拓跋。当然,鲜卑拓跋氏的某些支属也有可能随吐谷浑迁徒,但它必然要保留鲜卑故俗和语言,而党项的风俗语言却与鲜卑不同,足见党项不属鲜卑族”。对于这一种说法,陈炳应在《西夏文物研究》一书中,从许多方面作了论证。在第8章《西夏文学作品》、第2节《几组诗歌、谚语所反映的社会历史问题》中,他举出记述西夏祖先自称为“弭药”的党项人,“弭药皇储代代传沙”,说明皇室即称“弭药”的党项人,世代相传,到西夏建国后又“取姓嵬名俊裔传”,即李元昊建国后改姓嵬名,与史实相符。他认为西夏文诗歌中提到的党项族著名国王“弥瑟逢”即李继迁,并据藏文史籍《贤者喜宴》、《安多政教史》、《红史》等佐证,李继迁是弭药人中的杰出领袖,都可证明西夏王族出自党项羌。本书第3章《西夏的碑刻》第5节《府州折氏砖》,在介绍《折刺史嗣柞神道碑》时,他认为根据史籍记载肯定府州折氏是党项羌,但碑文中府州折氏亦称其为“大魏之苗裔”,他认为折氏之称鲜卑之后与元昊假冒身世是一致的,否则就无法解释党项羌中最有地位的两个姓氏都自称出自鲜卑。他还认为由于折氏也假冒身世,因而更增加了对西夏王族出自鲜卑的怀疑。其实据元昊给宋朝的嫚书,及范仲淹回答元昊的书信中,就己经道出元昊自称元魏之后是为使其“为帝图皇”合法,而范仲淹则更指出元昊自称元魏后裔之不确。持鲜卑说者主要依据唐代林宝《元和姓纂》关于西夏拓跋氏“亦东北藩也”的记载,陈炳应认为,比它成书早的《隋书》,《北史》都明确记载党项是羌族,而《元和姓纂》中的错误很多,这条记载是值得怀疑的。另外“拓跋”之名亦非鲜卑族所独有,如今甘肃、四川交界地区居住着自称“达布”、“夺簸”的民族,有人认为就是党项拓跋氏的后裔。从党项与鲜卑当时各个所处的社会阶段来看,一个尚停留在原始落后状态,一个早已进人封建社会,他们不是一个民族,鲜卑人到党项人中去当酋长,对待原始伏态下的民族,除非有强大的压服力量,则难以实行与维持下去。《元和姓纂》误将党项拓跋氏作为鲜卑拓跋氏之后,可能是由于鲜卑拓跋部在历史上享有盛名的缘故。    
       比较早地撰文论证西夏王族拓跋氏族属属于鲜卑族系,而非羌系的党项羌者,有唐嘉弘的《关子西夏拓跋氏的族属问题》一文。他是从历史源流、经济生活、文化习俗、语言系属等几个方面进行论证的。他认为西夏居民的统治者与被统治者分属不同族系。史籍记载上之所以有三个拓跋氏,即后魏拓跋氏、吐谷浑拓跋氏及党项拓跋氏,其原因在于曾经居住在黄河自河套上溯至青海沿岸一大片土地上的居民,长时间的族系支派非常复杂,各部族间叛复不常的长期对立状态,加上历史上在大民族主义影响下不予重视,对部族集团的流传变迁不加考辨而造成误解。实际上,吐谷浑里的拓跋氏,由后魏拓跋氏一系而来,党项中的拓跋部,即吐谷浑的拓跋氏,所以只有一个鲜卑拓跋氏。
       之后,王忠在《论西夏的兴起》一文中,发表了同唐嘉弘基本相同的看法,并提出自己的见解。他说“西夏民族以党项羌为主,王族则是统治党项羌的鲜卑族拓跋部”,其理由是西夏祖先出自多弥,辽东鲜卑秃发(拓跋)利鹿孤之子樊尼曾西徙建立南凉,“率兵西济河,逾积石,抚有群羌”,后来受吐蕃役属的多弥国“号难磨,滨托牛河”。“难磨”即“南凉”之南,与樊尼建国的地望亦合,以藏文字母拼写的Nam语文书即记载西夏传说。“Nam”当即“难磨”的对音,是西夏祖先即出自多弥,拓跋部在党项羌中最强。后来拓跋部内迁,党项羌成为吐藩的奴部。吐蕃王朝崩溃以后,党项开始复兴。他推侧西夏始祖拓跋思恭即《新唐书.吐蕃传》中的吐蕃奴部“浑末”或“{昷}末”首领。藏文典籍中的“吴玛”,元昊改姓“嵬名”,元史中称西夏王室姓氏“于弥”等,都为“浑末”、“{昷}末”一声之转,故西夏即由{昷}末部落发展而来。
       吴天墀《西夏史稿》、顾颉刚《从古籍中探索我国的西部民族―羌族》、台湾学者林瑞翰《西夏史》等论著,都对这个问题从不同角度或详或略地作了探讨。他们的共同看法是,鲜卑拓跋氏在羌中建立政权早有先例,如历史上的北魏、吐谷浑、吐蕃,以至五胡十六国中诸国的建立,许多都是以鲜卑人为统治者,说明鲜卑人有着统驭别族的政治才能。鲜卑拓跋氏有可能成为党项的统治者。
1981年8月在银川举行的西夏研究学术讨论会上,唐嘉弘在提交会议的论文《论西夏拓跋氏、甲绒、吐蕃和羌人的族源关系》中,发展了他自己在前文中的观点,提出了把党项划人鲜卑族系的说法。他说,把党项这个共同体归属于羌族共同体中,是缺乏足够的科学根据的,因为党项统治下面虽有不少羌人,但受鲜卑人的影响却很深,所以党项应划人鲜卑族系。
       吴天墀在《西复史稿》再版后记中,表示了与唐嘉弘看法的分歧,既不同意西夏拓跋氏是羌系的主张,也不赞成把党项划入鲜卑族系。仍坚持原来的观点,主张对党项共同体的族属一分为二,即党项中的统治族西夏拓跋氏出自元魏拓跋氏,而党项中的被统治族则是人数众多的羌人。他在本书与另文《论党项拓跋氏族属及西夏国名》中提出了较为详尽的论证,兹归纳如下:第一,举出早于元昊200年前的唐人林宝撰《元和姓纂》记载党项首领拓跋守寂、拓跋乾晖的先世为元氏,称“亦东北藩也”。又宋代郑樵《通志?氏族略》第5《代北复姓》条也采录了这个说法。第二,鲜卑人有进入羌族地区建立政权的先例,如慕容氏建立吐谷浑,乞伏氏建立西秦,秃发氏建立南凉。所以拓跋氏在党项羌中建立统治亦不足为怪。而且从唐代拓跋赤辞和吐谷浑的特殊亲呢关系,以及一些鲜卑族姓如李继捧的祖母独孤氏、西夏元老重臣西壁(鲜卑)讹答在西夏统治集团中占有重要地位的事实来看,把党项拓跋氏列入鲜卑族,将更能说明某些历史事实。第三,从史籍记载上经常可以发现统治族拓跋氏与被统治族羌人的区分与对立的情形,表现出他们以羌人为敌体的含意。第四,据史书记载,带有标志性的西夏风俗制度,多沿袭北方民族,而与羌俗有异。如西夏统治者向中原王朝迸献白鹰、白鹘和“海东青”以表示归顺。元昊下“秃发令”,西夏畜橐驼,军中的“铁鹞子”、“拐子马”,浑脱、帐篷都沿用北俗,而非羌俗。某些习俗如“射鬼箭”、诅咒、巫术信仰又颇类吐谷浑。第五,根据藏文著作《贤者喜宴》及《安多政教史》中的史料,说明弭药之名早见于吐蕃并占党项故地以前,而且弭药(木雅)人具有较高的文化水平,对吐蕃建立政权和强盛起过一定的作用。所以旧、新《唐书》党项传记载,党项为崛起的吐蕃所逼,向内地迁徙,遗留下来的“皆为吐蕃役属,更号弭药”的说法是不准确的。他据唐嘉弘《论西夏拓跋氏、甲绒、吐蕃和羌人的族源关系》一文中谈到魏、周时北方酋豪贵族喜爱用“弥俄”或“弥俄突”的命名习惯,说明党项拓跋氏之称“弭药“,表现了同一习惯。弭药即后来对西夏称作弥俄、缅药、木雅、木内等名称的别译,它都与魏、周时期流行的北俗一脉相承,而与羌族无关。第六,据近几年新发现的《河西译语》,记录了明初河西地区原西夏领域的一种党项语,一些语言学者认为,这种党项语与传统的西夏语颇不一致,异多同少,即其中既有汉藏语系语言词汇成分,又有阿尔泰语系语言词汇成分。究其原因,一方面是西夏各民族在长期交往中,党项语言吸收了阿尔泰语言成分。
       另一种可能是党项拓跋氏本来就是属于阿尔泰语系的鲜卑族的一支。那么作为西夏统治族的拓跋氏的语言,按其语言系统来说,很可能本来也是阿尔泰语系中的一种语言。这样,语言构成和民族组成互相一致,统治民族鲜卑拓跋族的语言属阿尔泰语系,被统治民族党项羌的语言则属于汉藏语系。党项拓跋氏源出鲜卑,被统治族为羌族,此为一有力证据。
       汤开建的《关于西夏拓跋氏族源的几个问题》,是近年来关于西夏王族族属比较全面、比较深人的探素。在鲜卑说问题上作了比较充分的论证与发挥,提出了新的见解。也归纳为几个方面:第一,首先论证西夏拓跋氏与拓跋鲜卑的关系,认为对史籍上记载的西夏王室拓跋氏追认祖先的事,既不能轻信,也不能简单否定,而是应找出确凿的根据。他援引唐、宋、辽、元、明五朝史籍的记载,证明西夏拓跋氏源出拓跋鲜卑是有事实为依据的。如宋代史料中明显地将羌与蕃、胡的称谓对立起来,视为两个不同民族的概念。对羌系与党项部族称羌,对鲜卑系的西夏拓跋部或北方民族称“蕃”或“胡”。元代史籍中称西夏王室“于弥氏”,“于弥”即“嵬名”之异译。有许多材料证明“嵬名”本为西夏先世唐末未赐李姓前之姓。又根据宋人记载“嵬名”一词即“元”之西夏语音,故西夏先世本为元氏,则元昊建国称“嵬名”者并非改姓,而是恢复旧姓。元代史籍中所记西夏王室的贺兰山于弥部,据《太平环宇记》知其地居住的乃鲜卑系民族,似可证明西夏拓跋氏出自元氏之魏,即源于拓跋鲜卑。再举明代《嘉靖宁夏新志》卷6,明宁夏学者胡汝砺所撰《拓跋夏考证》中“夏本拓跋魏之后,流为党项别部”一语是颇为精当的结论。在同书卷3《安塞王根斋记》中记载宁夏灵武之地“鲜卑衣裔,耕牧其俗”,是说明在西夏故地上生活着鲜卑后代,这是西夏拓跋氏源出拓跋鲜卑的有力证据。第二,论证了拓跋鲜卑流进羌部落的过程,即原居于我国东北额尔古纳河东南大兴安岭北段的大鲜卑山一带的鲜卑族,乘匈奴势衰,经过近两个世纪的辗转迁徙,来到今河套、阴山一带的匈奴故地定居。公元4世纪末,拓跋鲜卑建立了北魏王朝,但在公元3世纪中期,其中一支在秃发匹孤率领下的鲜卑进入了河西地区,尔后建立了南凉政权。这里是相当于今兰州至青海湖附近一大片土地,自秦汉以来为羌人所居,这是拓跋鲜卑进人羌中的明确记载。后来拓跋鲜卑又归入从辽东迁来的慕容鲜卑部的吐谷浑政权,并享有较高的地位。这时期党项羌寓居子吐谷浑一国境中,是属于吐谷浑的一个部落.至隋末,吐谷浑破逐,以拓跋鲜卑为核心的党项诸部向东迁徙,并吸收了宕昌、邓至、白狼等部羌人,形成一个以拓泼鲜卑为核心的党项部落联盟。唐代吐谷浑与党项的密切关系,以及根据《册府元龟》、《新五代史?吐谷浑传》的史料记载,都可以说明西夏拓跋氏源出于吐谷浑拓跋氏。汤文对唐嘉弘所持观点作了进一步的论证。第三,为了反驳西夏拓跋氏源出羌族的论见,又对西夏拓跋氏与羌族关系加汉论证。他认为史书中的“党项羌”并非指一个纯粹的羌族共同体,而是以鲜卑和羌人融合而成的新的民族共同体。如党项羌中还有折氏、墓容、西壁、独孤以及梁、高、贺、路等姓都是鲜卑姓的成分。故汉文史书中称党项为“杂虏”、“杂种”。此其一。其二,由于拓跋鲜卑成了党项族内的统治者,而党项族内主要成分应是羌,故史书中往往把拓跋氏首领称作“羌酋”。其三,由于拓跋鲜卑长期受羌文化的影响,他们在称谓、生活习俗、语言等方面都逐渐羌化,因此,他们在当时人的心目中鲜卑的印象已墓本消失,故史书多称之为羌,而不言鲜卑。
       魏英邦《西夏民族的先祖是党项抑是拓跋?》一文,也提出应当区分党项部落与拓跋氏族属问题,他认为二者并非同族,拓跋氏是东北鲜卑族人而非西南党项,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将两个不同的民族同西夏王国联系起来,在探讨这一问题的过程中,或者我们就可以发现西夏王室的真正起源。汤开建的文章基本上是对这个问题的探讨。
 
责任编辑:热麦卓什蕃
数据统计中!!

投票

鍙嬭崘浜戞帹鑽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我要投稿 | 招纳贤士 | 网站公告|

Copyright 2012-2014 Cnqiangzu.Com Inc 中国羌族网 联系电话:0837-7425660 尔玛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3023181号

免责声明:本网站属公益性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机构所有,如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